6zdtl精彩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五百八十一章 真有趣鑒賞-f16fq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在得到方苹芳、赵锋等人的调查信息后,良先生就意识到他们已经距离找到八臂八眼幻象的源头不远了。
而他敏锐地意识到,那八臂八眼幻象、客机机翼上的白裙小女孩,如果有一个共同的源头,那么这个源头很有可能和那在秦岭无人区发现的兔子木雕也有直接关系,这样的话,那个“源头”大概率是个“食血生物”。
并且这个“食血生物”的级别还非常的高,远程制造幻象、借物入梦的能力,不是普通人能够抵抗的。
所以良先生果断地命令方苹芳的小队停止调查,脱离所有接触,回去待命。
根据他们的调查信息,良先生初步判断,八臂八眼幻象的源头,应该是向坤、夏离冰、唐宝娜这三人之一。
在亲自介入,得到更多的信息收集和分析后,通过排除法,良先生很快将夏离冰和唐宝娜从怀疑对象中剔除,然后就只剩下向坤了。
虽然在得到的信息中,向坤也展现出很多非“食血生物”的特点,比如某些监控视频里,看到他在餐厅和其他人一样正常地进食,但良先生从更多的信息里确定,向坤就是个“食血生物”。
不过在锁定向坤为目标后,良先生并没有马上对其进行接触或亲自调查,而是忙于另一个“食血生物”的追踪。
之前那只“巨型猛禽”在伍舒山造成游客坠崖,老何就让良先生一定要优先追捕,不可放任。结果他在伍舒山追踪到那“巨型猛禽”,几乎追杀成功的时候,却还是一个不注意,让它化卵分身而逃,加上有那突如其来、十分诡异的雷暴,击落了他的大量无人机,也影响了他的飞行能力,不得不放弃追踪。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次剑州附近客机受到鸟群袭击,事后调查的重点都在那个出现在机翼上的白裙小女孩身上,但良先生却根据各种信息和数据知道,引动那鸟群蓄意冲击客机的,极有可能是一只变异鸟类,虽然那只变异鸟类和早前伍舒山的“巨型猛禽”在体型上相差极大,但良先生在仔细检查过那些鸟类的尸体,并且在发生鸟群撞击的位置下方区域调查了一天后,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只鸟和伍舒山的“巨型猛禽”是同一只。
上次他没能捕杀那只“巨型猛禽”,老何就已经暴跳如雷了,这次要是再知道客机受鸟群袭击、差点失事,也是因为同一只鸟,那估计血压要爆表了。
所以良先生想的是优先捕杀这只到处惹祸、对人类有极大威胁的“鸟”,解决完之后再去调查向坤。
白月光 昨日星晨
至少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向坤和郭天向及欧洲那些所谓“正脉血族”不一样,并不以人血为食,比较好的融入在社会秩序中,且有很多亲密的朋友,从事一些正常的社会活动,有固定的生活环境,主动伤害他人的几率较小。
總裁的學霸嬌妻
但在外面亲自调查多日,良先生却发现那只“鸟”仿佛蒸发了一般,在他动用全部资源进行追踪的情况下,始终都未能锁定其去向。
这只鸟本身也会隐身,找起来比较麻烦,但他有无人机群,加上“泰阿”辅助的各种自有或公共的设备,也都有针对“食血生物”的搜寻模式。它如果没冒头就算了,冒头了靠着数据演算,还是能够预估它出现的位置,大范围搜索,加上良先生亲自出手,找到踪迹的概率不小。
可现在居然一无所获,这让良先生有点烦躁。
他推测这只“鸟”极有可能又像当初在伍舒山时一样,转化了形态,可能又像虫子一样钻到土里藏起来了。
甚至这段时间可能又进化出了某种特异的能力,更好地潜藏。
这种情况下,良先生又想到了向坤,他当时就在那架飞机上,如果他是“食血生物”的话,那么那个白裙女孩的出现自然很大概率和他有直接关系,可能是他的某种能力的展现,或者是掩盖他另外的能力、吸引飞机上其他人注意的幻象。而那只“鸟”之所以会费那么大劲驱使鸟群伏击那架客机,大概率也是冲着他去的。
这后面,或许有什么“神行科技”暂时没有查到的联系——那只“鸟”能够刚刚好地驱使鸟群在空中撞上向坤所在的客机,也不太正常。
或许可以通过对向坤的调查,找到追踪那只“鸟”的方法。
于是,良先生便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了向坤的调查上。
不过他依然没有立刻去崇云村,直接接触向坤,而是去到了向坤最开始租住的住所。
良先生准备先“还原”一下,向坤从普通人转化为“食血生物”的整个路径,先做好信息收集,再看要如何对付,如何处置。
有“泰阿”的帮助,还有老何的特殊授权,要查这些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毕竟向坤并没有像郭天向似的,屡屡改变身份,到处乱跑。
从向坤的基本信息来看,他的人生履历是非常正常及普通的,一步步都是按部就班,循规蹈矩,没有什么出格或是意外的地方。
当然,良先生可不像秦东、纪航等人,因为现在的向坤有种种特异,就觉得这太过普通的履历是伪造的。他很清楚,在发生变异之前的生物,不论是猫、狗、鱼、鸟、虫或是人,都不会有什么特异之处,都是最普通、最正常的模样。
一切的变化,应该是从2019年的7月11日,向坤所在的公司倒闭,他失去了工作那天开始。
因为在此之前,根据“泰阿”对向坤的所有生活相关的数据分析,包括支付宝、微信、公交卡、地铁卡、各种社交媒体帐号的使用痕迹来判断,他在2019年7月11日之前,生活轨迹非常正常,不符合任何“食血生物”的特性。
而在7月11日晚,他在某大排档用微信结账,然后叫了网约车回家后,一直到7月14日,这段时间内,他所有个人相关帐号,都没有了使用痕迹,电话也有多个未接。
7月14号,他有三个微信支付账单,从查到的收款项目来看,一个是租屋附近的小饭馆,一个是药店,还有一个是个人。
根据“泰阿”查到的信息,接受第三笔付款的人,是在菜市场卖鸡、鸭的。
在7月14号之后,向坤就基本没有什么支付宝、微信支付的用餐记录或食材购买记录了,直到近一个月后,他才开始又从超市购买一些普通食材。
联系到后面向坤去铜石镇和发小开饭店,这时候应该是在刻意地练习制作普通食物,以便掩盖他饮血后留下的动物尸骨。
从这些信息,已经足够让良先生在脑海中复盘向坤变异初始几天的经历了。
他潜入了向坤之前所住的那间租房,那间房还是没有被租出去,不过相关的“食血生物”痕迹自然是早已没有了,他拿起一些器物通过舌头感知了一下,一无所获。
随后良先生前往向坤买的房子,根据查到的情况,向坤在今年八月份的时候,已经把剩余的贷款提前还完了。
至于怎么还的,良先生也知道,向坤现在是“乾坤科技”的幕后老板之一,直接主导了现在最为流行的在线多人语音游戏《声音创世纪》的开发。
良先生强烈怀疑,向坤之所以能够开发出这么个跨世代的游戏,一举财务自由,很可能是和他身上发生的变异有关。
他转化成“食血生物”后的持续变异、进化的方向,说不定是在大脑思维上,和编程开发相关,不然很难解释,他为什么能突然一下弄出这么个游戏。毕竟按良先生调查到的情况来看,他并没有一个成熟的开发团队,大部分的核心功能和玩法,都是他自己做的。现在“乾坤科技”和“腾蛟互娱”的技术人员,大都是做些UI的优化、一些相关的活动功能而已。
老实说,良先生见过的“食血生物”也不少了,但他所知道的“食血生物”、沈院士以前记录的“食血生物”,乃至他们知道的一部分国外的人类“食血生物”,都没有哪个,像向坤这样,转化为“食血生物”后居然通过进化变异,在原本的事业上继续发光发热的。
按他对“食血生物”的变异机制的理解,向坤能做到这点,一定是对他的工作、对编程,充满了最深的热爱和执着。
这让良先生心里对向坤的观感自然而然地好了一层,在他看来,在发生变异,成为“食血生物”后,能够把变异进化的重点放在大脑思维之上,还能够继续通过技术手段来正大光明赚钱、建立事业的人,对事物肯定是有比较清醒和明确认知的,三观没有被“食血特性”冲塌。
当然,从向坤7月11日前后的身材变化趋势,良先生也知道,他在身体上也不是没有进化。
玄幻之八歲小不點 憤怒的山竹
一品绣娘
不过警局系统里向坤的记录,却又让良先生知道,向坤是个有正义感、责任感的人。
妙手良膳
租屋楼下踹飞持刀伤人者、路遇逃犯出手活捉、偶遇人贩子巧妙生擒、与女友遇到图谋不轨者出手制服并报警等等事件,说明向坤懂得如何正确且克制地使用自己的力量,敢出手,又收得住手,并且遵守社会规则,主动维护社会秩序。
这让良先生对向坤的观感,又好了一层。
到了向坤买的房子后,良先生知道房子里没人,直接把手指捅进锁眼,用他的可变式“机械万能锁”开门。
如果这时候楼道里有其他人的话,会发现向坤家的防盗门就那么自己转动着打开了。
隐身的良先生在屋里转了一圈,四处观察。
他发现了向坤之前用来做木雕剩下的几块黄杨木,发现了雕刻用的小刀和各种工具,发现了柜子里的八臂八眼木雕。
这木雕和冯修业拿去给杜老头看的那个木雕一模一样。
良先生有种不出所料、一切都对上了的感觉。
他又看向卧室里的那几台主机,想了想,去打开了窗户,片刻后一架无人机飞了进来。
良先生把无人机拿到一台主机边上,抽出一个数据线接入了USB借口。
很快,“泰阿”找到了一个用MD5加密的文件,“泰阿”自动地用彩虹表撞库的方式来解密,运气很好地只用了几分钟就解开了。
然后良先生意外地发现,那个文件居然是向坤从第一天变异以来的自我数据记录。
这可是意外之喜,良先生不需要去根据各种蛛丝马迹来推演向坤的变异历程了,这哥们直接把所有详尽的数据都自己记了下来。
看着那不仅有详尽数据,还有配图、配视频的记录文件,仍处在隐身状态下的良先生嘴角咧到了耳根,忍不住笑着摇头,喃喃自语:
“程序员变的‘食血生物’真有趣。”
在看到向坤的记录中,他除了第一次变异时,喝的是鸡血,接下来都是固定的用兔血来完成饮血期,并且每次都是到产生了饥饿感才开始饮血,到没有饥饿感就停下,良先生对向坤的观感再好一层。
不过在看到向坤发现了用类似健身的方式,通过有意的训练来引导变异方向,提升某些固定能力时,良先生不由得轻咦了一声,倒不是这个发现本身有什么好奇怪,而是向坤紧随而来的训练执行及效果,让人惊奇。
接着他又发现,向坤的饮血期居然能够控制得十分的规律,每隔五天进行一次饮血,每次饮血都几乎是沉睡相同的时间,而饮血量的提升也是循序渐进,非常地稳定。
良先生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个把向坤转化成“食血生物”的变异本身、那些“高维因子”集合,在改变向坤身体的同时,也在被向坤进行调教,陷入到了某种规律和习惯之中,他们在互相影响。
“有意思……”
那个文件中,也记录了向坤对其他“食血生物”的吞噬,有“巨型猫头鹰”,也有“变异蜘蛛”。
向坤还描述了他和自己雕刻的木雕之间产生的特殊联系,描述他如何无意中通过这个木雕,在梦中吓到了唐宝娜的外公、舅舅,还有杜老头。
描述了他发现了这个木雕可以在清醒的时候,对人进行情绪引导和幻觉制造,并且用这个方法,在铜石镇影响了齐豪国,又潜去缅国,救下了被绑架的夏添火,顺带阻止了孟塔米拉的一场骚乱。
良先生一边看着向坤记录的那个文件,一边通过无人机送过来的平板,看着之前方苹芳、赵锋他们的调查资料,两相对照,互相验证,拼凑出事情的真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