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4iwc精华都市异能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316 令牌之下,沒有不服者!相伴-qebb9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回阳间的路比当时去地府要好走的很多。
没有坠落感和失重感。
就像是在黑暗虚空中睡了一觉。
而我则是趁这个机会与系统妈妈交谈:“你大爷的!到底咋回事啊?你让我喝孟婆汤干啥啊!?闲着了!?”
“不是我让你喝的。”
系统妈妈否定我的话,说出实情:“我一开始就想着让你去体验一下当孟婆的感觉,要是你天赋高的话,还能觉醒副职业,而且你确实做到觉醒副职业了。”
“但是秦广王在给你入阴差籍的时候特意用自己的力量探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看你身体里是否有他人意识或者残魂存在用来威胁你。他自然发现不了我的存在,却发现了你身体那股劲未彻底消化完的执嗔王力量。”
“所以你要当一天孟婆,在秦广王示意下司马同昭立马就答应了。就是想接着孟婆汤来洗清这股执嗔王力量来让你更好的掌控。他干了一件好事,也算是坏事。”
“因为我想着已经拔苗助长了,那就以后多给你派发些任务好好磨炼磨炼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自己掌控这股力量。现在被他这么一搞,直接给你砸实了,省去了太多步骤也遗留下了后遗症。”
“就是你在往后一段日子中容易失忆。”
“而这一段日子没有准确时间,可能会很久……”
原来是秦广王凭空插了一脚啊……他为了我真是煞费苦心,连那司马同昭都演技大爆发一惊一乍的。
可是他这么做是因为什么呢?
让我更好的担当阳司?
有这个可能。
算了,爱咋着咋着吧,反正不死就行。
我故意引用这个号后遗症,转口问道:“你刚才说啥?!我现在脑袋不太好使!记不住!”
“嗯……”
系统妈妈自然知道我习性,选择无视我装疯卖傻:“跟你说一下这个副职业吧!你以后可以拥有很多副职业,但前提是这个副职业一定是要极少数人会的,比如孟婆这个职业,又比如阎罗这个职业。”
“你拥有了孟婆这个副职业,就可以自己酿制孟婆汤。酿制孟婆汤的原材料很简单,就是宿主喝多了或者重伤垂死的前提下流出的鲜血就可以当做孟婆汤引用,而且真实作用与孟婆汤无异。”
沃特发!?
拿鲜血当孟婆汤!?
真亏你是个小机灵系统啊!
这以后出门卖血得了!直接挂牌营销喝了我的血可以遗忘所有痛苦回忆,让人如获新生。
九州神位
月入千万不是梦啊!
“你不怕血放干了就行。”
系统妈妈对于我时刻想着捞偏门挣钱的想法,不屑表示嗤之以鼻。
“去去去!把自愈能力给我打开,我手腕还受着伤呢!该说不说地府的土地是真他奶奶坚硬啊!”
在虚空中飘荡时间正好可以用来恢复伤势。
“恢复伤势需要三千点恐惧值。”
“恢复!必须恢复!哥们我现在有的是恐惧值!”
公子别急
“好的呢!败家宿主!”
系统妈妈说完话,我手腕燃起如同游戏里奶妈牧师疗伤时所使用的圣光,在圣光燃烧三千恐惧值疗养下我手腕完好如初的恢复妥当。
我活动活动手腕,聊起她派发下来的任务:“阳司的官职我接了,孟婆我也当了,这任务第三步是干啥啊?”
“别着急,先梳理下任务脉络。”
听她这么一说,我严重怀疑她就是为了让我被迫当上阳司,才派发的这次任务。
可恨!
真可恨!
关键人家系统妈妈免疫我脏话攻击,无忧无虑万事不放在心上的开始逼逼又叨叨:“这次任务其实不准备发的,因为宿主没有彻底把松东市的阴间势力彻底归拢明白,冒然前往其他的城市容易导致老家基地水晶被偷。所以宿主在做任务之前要平定一些鬼怪,也要彻底在松叶江两岸确定一个鬼刹来维持秩序。”
“梁道长无疑是最好的任选。”
“等宿主后方安定下来可以带领自己的小团队前往季春市接触当地阴差了解关于萨满宝藏的详细内幕。”
嫡女重生之凰歌 儀安唯願
素爱
“同时也触发阴差级别支线任务。”
“任务名称:号令群雄!”
“任务完成条件:统领关外三省全部阴差势力,阳司令牌之下没有敢反抗的鬼魂!”
“任务完成奖励:提升宿主道行修为直到阴帅境界。”
“任务完成时间:一年之内。”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宿主。”
“还有以后的任务不再派发经验值,宿主可以通过完成任务,得到奖励来提升自己身体素质和其他属性。”
她说了这么一大堆。
我只分析出关键几点。
第一点得先处理掉那些喜欢搞事情的鬼儿,接着再找到梁道长,让他出面当鬼的领头羊。
第二点,那些阴差确实在打着萨满宝藏的主意,并且他们剿灭黄皮子魂魄一定另有所谋。
第三点,以后的日子难以平静,我只能飘摇着在狂风暴雨杀出一条血路,让那些该死的东西臣服于我。
这第三点也正是我想做到的。
我很怕麻烦。
無之青冥
必然要解决那些会制造麻烦的鬼魂。
危情掠爱:BOSS,识相点 小雨点
只有杀他们个魂飞魄散才能确保我立住大魔王这个人设,才能有利完成任务。
我不想死。
他们就得死。
“还是先赠送宿主一张关于此次任务线索的照片吧。”
在脑海中查看空间背包,杂乱道具中新多出来一张系统妈妈最常用发布任务线索的照片。
可惜现在处于穿越阴阳两界的阶段。
我无法用意念将照片拿出来,只好在心中牢牢记下这张照片的存在,避免忘记。
从阳寿钟表上得知,时间已经流逝一小时。
我眼前的黑暗消失,白色光芒海洋万丈四射。躺在海洋之中保持均速下落,难得惬意的去思考着一些事儿,关于在地府的感悟和因果眼看到那些冥鬼前世今生的记忆。
上万冥鬼的记忆在我调动之下竟然呼之欲出,记忆碎皮充斥我的大脑。我微微皱下眉头,舔着嘴唇去融合那些冥鬼的记忆碎片,把万水千山尽收眼底。
辉煌,落魄。
意气风发,风年残烛。
非凡,平凡。
喜悦,痛苦。
富有,贫穷。
子孙满堂,孤独终老。
有所得,无所得。
我吸收记忆碎片,经历无数种相同而又不同的人生,从开始冷眼旁观再到后来带入进去亲身体验。
在光的海洋中,我如同一个疯子。
紫霄传说
嚎啕大哭也能精神失常到疯狂大笑。
两种不同情绪表情让我脸庞直抽筋,无喜无悲无欢无恨无爱无憎,七情六欲明明在我离开地府的一刻就重新回到我身体,可是眼前消耗殆尽。
我不清楚自己的状态。
但我灵魂每分每秒在壮大。
等一万多段人生过去,我心如磐石无法撼动,又会因为某一些温馨的举动留下泪水。
从复活到现在,我揣摩过自己的状态,那时我敢确定我与正常人之间缺少的便是情感。这种情感很微妙,导致我怀疑我活的不像个人,或者不是人。
幸好在这一刻圆满了。
光芒海洋被夜空替代,我看着夜空之下的高楼大厦,新鲜口气扑面而来,我剧烈且贪婪的喘息着,品尝心脏慢节奏复苏跳动的律动,这一切证明我回到了阳间。
尼玛!
不能给我玩个自由落体吧!
在阳间可不能瞎搞!真会上新闻的啊!
眼瞅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近,我赶紧换个尽量平衡的姿势,满嘴漏风大叫:“系统妈妈!救命啊!”
“宿主淡定!”
“淡定你大爷!要死了!要死了!”
“宿主要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你二大爷!要摔下去了!要摔下去了!”
“有请奥运会自由落体运动员,赵青燚登场!”
“登场你三大爷!真要死啦!啊啊啊!救命啊!”
深夜的街道没有太多行人,系统妈妈也没有管我的生死,只是在我落地的时候托住我一下,让我没真在地面砸出个十几米深的坑。
“哎呀!”
我成功没有“水花”满分落地,又跌出七八米远,像是醉汉一般抓住路边电线杆子,以为五脏六腑错位颤颤巍巍起身,嘴中持续输出咒骂系统妈妈父母。
“猎杀游戏,现在开场!”
“让本系统妈妈的宿主绽放无限荣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