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w75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起點-第479章 所謂血盟鑒賞-xl5ec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柴安平估摸着他们要是能配置一套皮城的通讯器想必会好很多。
可惜弗雷尔卓德的远洋船队向来对这些机械没什么兴趣,反而对那些奇形怪状的武器或者食物有着独特的爱好。
而且他们大概率也不会使用。
这就非常尴尬了,战场上时效性往往就是命,就像柴安平救下的这支狩猎小队,通常来说外出狩猎小半个月不返回都很正常,要是没人发现异常恐怕他们的尸骨都要埋在雪层底下几米厚了,连发现都困难。
凈化修仙 山客
到时候恐怕凛冬之爪的大军压境,纳内马纳才知道火烧眉毛。
事实上,半天的时间,他们已经发现了好几批被埋伏的族人,全都死于非命,这样的情况恐怕代表着凛冬之爪已经将獠牙欺近,只不过这些消息还未能反馈回纳内马纳的驻地。
調侃人生 代黛
晚宴仍在继续,外面的天色已经大暗,席间的话题已经转到了如何对付凛冬之爪的计策上,弗雷尔卓德人直来直往倒没有什么妙计,但兵力分布也是需要细细思量的。
看得出来,纳内马纳部落也是打着独自力抗的主意——因为他们实在不清楚拉克斯塔克附近战区的情况如何了。
碧奴
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
看起来他们也不怎么紧张的样子,似乎是对自己的部族十分有信心。
柴安平也跟他们讲了些南方的见闻,凭借着南方战争的信息差,他又套取了一波阿瓦罗萨部族的势力分布,当然战争开始之后,这些信息就有可能出现偏差了。
不过总归是赚到,他就像是什么消息贩子一样,凭借着一个并不值钱的消息赚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坐在对桌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打量柴安平的巫祝发话了:“果然如此,雪莱先生身上似乎带着艾尼维亚的恩眷!”
“嗯……什么?”柴安平闻言一怔。
青樱然记
战母娜缇娅也立刻将双目看了过来,炯炯有神。
“前几日我预感到雪原天地有变,便向神明发起了祷告求解,模糊之间便获得了模糊的神意。”老巫祝言语间十分肯定的说道:“你与我们部族有缘!”
“你当时听到的鸟鸣必然便是艾尼维亚的声音,虽然不清楚你这样的旁观者为何能获得祂的注意,但必然有所非凡之处,或许便是祂指引着你前来帮助阿瓦罗萨摆脱困境。
艾尼维亚司掌着轮回,拥有无限重生的能力,对于某些玄之又玄的命运轨迹最是敏感……我们巫祝的预感便大多数源于此。”
命运?!
柴安平猛地感觉自己的意识被“蛰”了一下,这种无法言喻的悚然感,但随即他感觉到一丝问题——
不对啊,艾尼维亚明明只是半神!
他的思绪一下子被引动的混乱起来,不过纳内马纳部落会提前做准备的原因就找到了,原来他们算是请君入瓮?
霸愛獨寵:蘭陵王妃
“这怪事……回头必须给凤凰打个电话了。”
他眯起眼睛暂时也不慌,于是很快收束了纷乱的情绪,找到了直指问题核心的办法。
不管凤凰在当时围绕他做了什么安排,不跟他通过气就是不行!
巫祝的话让营帐中为之一静,艾尼维亚是弗雷尔卓德神系中位格最高的神明之一,想要获得祂的恩眷千难万难,这百年间来也就听说了艾希获得祂承认而已,这样的人会是一个外来人?
不科学啊!
尤其柴安平刚刚的话还惹得众人不快,对于他的品行更是看不起。
“大巫,这……是不是搞错了?”有人迟疑道。
“不可能错!”
老头儿激动道:“我敢肯定,就是他!你们即使让其他的巫祝来看也是一样,那份气息是骗不了人的。”
“啊这……”
柴安平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咧嘴一笑,接着悠哉的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就现在而言,凤凰的安排显然让自己少废了许多口舌,那就先占着这个身份。
“老先生,就算你这么说,我们也有自己的目的地,很快就会离开纳内马纳部落……哪里有什么缘法?”
等等——
为什么首位上的战母忽然脸红了?
他神情一怔,便听这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人忽然带上了羞怯道:“雪莱先生,您可愿意与我结为血盟?”
???
幕后老板 牛铁
拉克丝:???
她猛地咳嗽一声,接着“腾”一下站起来怒道:“不行!!!”
她万万没想到,喝顿酒竟然引来了一个觊觎格雷西的女人!
“咳咳!”
柴安平哭笑不得,拉住她的手腕,表情无奈道:“娜缇娅阁下,我已经有婚约在身,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我也很爱她,此事不妥!”
他也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使用拒绝三连的时候。
沐澤大陸之月靈傳說 月薇
不对……是四连。
由此可见战母一句话在他心里掀起的波澜了,妈耶,你的未来血盟托比因还在洗澡换衣服呢,现在就把目标转到我身上来?
弗雷尔卓德特色让他直呼受不了。
等等,艾希会不会也……
嘶——
“……”
似乎没想到这对情侣反应会这么激烈,娜缇娅一愣,随即有些无奈的向拉克丝表示了歉意,实则内心却是不甚所谓。
————
不就是缔结血盟吗?
反正不会拦着你们两个外来人不让离开!
她的目的是想亲近艾尼维亚看中的凡人,没准她也能借机搭上线……再不济也能提高她在族群里的地位。
对面的巫祝同样叹了口气,柴安平顿时侧目,该不会就是你这老不修教给这年轻战母娜缇娅的吧?
好家伙!
我他么直呼好家伙!
自己手边的拉克丝脸色羞红的坐了回去,她的怒吼纯属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此时回过神来只感觉柴安平抓住她手腕的手心简直如火一样滚烫。
柴安平好笑的瞥了她一眼,接着拉回正题:
“先不说这位老先生获得神意的准确性,我自己是没有感受到半点艾尼维亚的神意的,也没有感受到某种使命。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的目的只是要前往阿瓦罗萨部落寻找亲友罢了。
神刀无名 李戟
所以恐怕无法对你领收到的神意做出反馈!”
谁知老巫祝闻言沉着一笑:“你不是已经做过帮助我们的举动了吗?神的旨意……从来不会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