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q0p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繼承三千年 暗石-912 耳光響亮熱推-klt8o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
体制内这么多年的历练,云望峰的养气功夫还是很过关的,很快就重新调整好了心态,主动伸出右手,同时面带微笑地对肖遥说道:“原来肖总也在饭店,我身为地主竟然不知道,实在是太失礼了,还请肖总见谅。”
“云台客气了,尹小嫣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惹的云台如此恼怒?”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云望峰的态度转变,肖遥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现在的年轻艺人都被粉丝们给惯坏了,每天都生活在鲜花和掌声之中,连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了。
兰卡的袁总特别看好尹小嫣的未来发展,想请她做兰卡的代言人,没想到尹小嫣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请她过去见个面被拒绝也就算了,袁总亲自过来,她敬杯酒竟然敬地还是果汁,一点诚意都没有。
袁总不太满意,说了她两句,她竟然恶语相向,语言低俗,行为粗鲁,哪里像是一个有一定知名度的艺人,分明就是一副小太妹的做派。
对于这种无法无天的艺人,我觉得肖总在管理上还是应该严格一点,免得给肖总的华影娱乐招灾惹祸。”
云望峰并不知道肖遥和尹小嫣的关系,觉得自己还挺有理,直接告起状来。
“云台这是教我怎么做事吗?哪怕是听了你的片面之词,我也没觉得我旗下的艺人哪里做错了。艺人也是人,也是有尊严的,并不是任人呼来喝去的奴婢。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敬酒还被挑理的,敬你一杯酒,那是给你面子,你想喝就喝,不想喝就算,哪里来的那么多要求?恐怕是别有用心吧!对于这种别有用心的人,给他敬酒都是多余的ꓹ 就不应该给他脸。”
看到云望峰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ꓹ 肖遥继续问道:“这么说来,今天这件事情是我旗下艺人和那什么狗屁袁副总之间的矛盾,又碍着你什么事了?让你这么喊打喊杀的ꓹ 竟然还要把她的名字加入到劣迹艺人的名单中ꓹ 魔都卫视的副苔长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权利了,我怎么没听说过?”
云望峰平心静气的和肖遥说话,没有一见面就脾气暴躁的兴师问罪ꓹ 他觉得这已经很给肖遥面子了,万万没想到肖遥的态度竟然这么差ꓹ 不给他赔礼道歉也就算了,竟然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质问他ꓹ 这就让他无法忍受了。
他和袁副总的分量虽然比不上肖遥,但差距也没有多大,为了旗下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小艺人,而且明显还是那个小艺人做错了ꓹ 肖遥竟然如此护短ꓹ 一点面子都不给ꓹ 分明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他也是有脸面的人ꓹ 尤其是还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他肯定不能就这么被肖遥压一头。如果他今天丢了面子,以后还怎么管理下面这些人?
“肖总没有听说过ꓹ 那是你孤陋寡闻,虽然我没有决策权ꓹ 但却有向上级部门建议的权利,向尹小嫣这种品质恶劣行为低俗的艺人ꓹ 我觉得完全有必要加入到劣迹艺人的名单里面。如果肖总有不同意见,你也可以向上级相关部门申诉ꓹ 至于你能不能申诉成功,那就不好说了。”云望峰的口气也强硬了起来。
誓不為凰
“口气挺大ꓹ 看来你在魔都卫视一手遮天已经习惯了,你想把白说成黑那就是黑了吗?癞蛤蟆坐井观天——不知天高地厚!像你这种自以为是、颠倒黑白的人就不配做到这么高的位置上!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在这个位置上待不了几天了,你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吧,没事少操闲心。”
对于现在的肖遥来说,一个卫视台的副*长,早已经不放在他的眼里。如今两个人已经有了因果关系,想要把他从现在这个位置上拉下去,不过就是他一念之间的事情。
自从认主气运神印之后,像云望峰这种只有红色气运的人,如果他想要制裁的话,就算两人没有因果关系,他也可以随意剥夺这个人的一身气运,根本就无需顾忌什么。
云望峰的脸色顿时变了一下,他不觉得肖遥这么说只是要面子说大话。以肖遥的身份,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随意吹牛,这不符合他的身份。到了他们这种身份地位,说到肯定就要做到,不然的话,哪里还有领导的威信?
今天和尹小嫣发生冲突的是袁副总,并不是他,他不过就是受了袁副总之托,不得不履行东道主的责任罢了。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就和肖遥大动干戈的对上,那就太不值了。
一旦肖遥真的发动人脉想要把他搞下去,不管最后肖遥说的这番威胁的话能不能实现,那对他来说都是无妄之灾,哪怕因为这件事情搭上一个人情,那都不值得。
但肖遥说的这番话实在是太难听了,真是一点脸面都没给他留。被人当着下属的面骂他是癞蛤蟆,还直接威胁他在现在的位置上坐不了几天,如果就这么认怂,那他就太没脸了,以后还有一点领导的威信吗?
神經病與神
云望峰是一个谨慎的人,肖遥的这番话太霸道太直白了,还是把他给吓到了,他斟酌用词说道:“我理解肖总维护下属的心情,任何人在涉及到自己一方利益的时候都会有所偏心,但我还是希望肖总能够冷静对待,从事实出发来处理这件事情。今天我酒喝的有点多,相信肖总也是如此,现在这种状态下不适合谈论这些事情,我觉得后续如何处理还是等咱们都冷静下来之后再说吧。”
唐超和云台的关系一直都维护的不错,同样不想看到他直接和肖遥对上,趁机插话道:“我看咱们还是别在门口站着了,不如进来说话,免得被人围观看了笑话。”
他们这边闹的动静挺大,已经有人围过来看热闹。
“行,那咱们进去说话。”肖遥也不想被人围观,抬腿走了进去。
袁副总刚才那一跤摔的太重,全身都要被摔散架了,直到现在才有点缓过劲儿来。
肖遥和云台刚才说的那番话,他都听到了耳中。我现在就只有一个感觉——这个小比崽子太能吹了!
他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那个时候的他,天老大他老二,谁都不服谁都不怕,就是肖遥这种状态。
肖遥身为华影娱乐和太古院线的老板,能量当然很大,这一点他非常清楚。他承认以肖遥的身份地位,有资格和他平等对话。
但肖遥说几天之内就把云望峰给搞下去,那就绝对是吹牛了。别说云望峰不是那种没根没底的人,哪怕随便一位没有话语权的副苔长,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给搞下去的。
上到这个位置的人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哪怕是顶头上司想要这么做,那也得抓到极大的把柄才行。而且就算抓到了大把柄,那也得有一个过程,不可能几天之内就把人给免职了。
因为肖遥的这句话,他把肖遥当成了同类人。
误入迷局
袁副总指着肖遥说道:“小子,你说这件事怎么解决吧?我袁天宇活到40多岁还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让你旗下这个小艺人给我磕头道歉,再喝上一瓶酒,今天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不然的话,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你确定要让尹小嫣给你磕头道歉,还要喝上一瓶酒?”肖遥的语气很平静,但眼神却很凌厉,看了就让人感到害怕。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放她一马,要是搁了我以前的脾气,她的下场一定会很凄惨,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袁天宇自觉很大度的说道。
“你确定不改了?”肖遥再次问道。
“我能看得出来,你很关心这个小明星,给你一个面子,其他条件我就不提了,不然的话,至少也得让他陪我几天。”说话的时候,袁天宇*眯眯的看了尹小嫣一眼,心中满是遗憾。
原本他对尹小嫣是有想法的,但看了肖遥这个做派,显然这个尹小嫣和他的关系匪浅,甚至根本就是肖遥的禁脔。就算他提出这样的要求来,肖遥恐怕也不能答应。何况他也是要脸面的人,就算有这样的想法,那也得私下里说,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来。
“你特么找死!”肖遥成功被袁天宇给激怒了,毫无预兆的扬起胳膊来,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脸上。
因为是盛怒之下扇出的一巴掌,力量自然有点大,虽然肖遥已经在尽量收敛,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力量还是太大了。
这一巴掌下去,手掌落到脸上的声音极其响亮,袁天宇直接原地转了三圈,他的左脸肉眼可见的肿胀了起来,一个极其明显的巴掌印儿就这么烙印在了他的脸上,就像是用朱笔画上去的一样。
宠妻出逃:惹火霸道总裁 桃十三
袁天宇这半辈子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刚才摔的那一跤就已经让他觉得疼痛难耐了,但刚才的疼痛和这一巴掌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明明是被一巴掌扇到了脸上,他却觉得自己的整个脑袋似乎都被打爆了,除了无法忍耐的剧烈疼痛之外,整个大脑轰然作响,仿佛随时都会炸裂开一样。
现在他的大脑完全被疼痛所占据,甚至已经无法正常思考。
大聖天王之飛來鐘 愛吃口味蝦
这一巴掌不仅把袁天宇给打懵了,同时也吓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暮曉
肖遥给人的感觉特别有涵养,应该是一个极其冷静的人,但他却突然间暴力相向,而且武力值特别高,前后的反差太大,所有人都看呆了。
在这一刻,这间包房中特别寂静,所有人甚至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闫素梅、唐超都是今天第1次见到肖遥,并不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心中更多的是惧怕。
杨怡君和唐琪瑶的心情更复杂一些。我们第1次见到肖遥的时候是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在那个时候,长相极其英俊的肖遥就给她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至今都无法忘记当时初见他的那种感觉。
今天的这次见面,尤其是肖遥突然间暴起打人,让她们对肖遥的印象更加直观了一些。
面对这种暴力的场面,她们非但没有感到一点恐惧,反而心中隐隐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似乎这样的肖遥更加符合她们心中的想象和预期。
尹小嫣的表现最特别,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她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她觉得姐夫这一巴掌下去实在是太解气了,她甚至想上去再补上两脚,只不过公司对她的要求太严,她不敢罢了。
一巴掌下去,肖遥没有再动手。
如果不是袁天宇最后的那一句话,他也不会被激怒。
当着他的面,这个袁天宇都敢说出这么龌龊的话来,肖遥没有当场要了他的命,已经是极其理智了。
修仙之科技狂想
仅仅这一巴掌的教训,肖遥当然不满足,他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助理竺西帆的电话,“你查一下兰卡集团副总裁袁天宇的所有信息,尤其是他的家庭情况,查的细致一点,汇总之后尽快发给我。”
然后他又对赵景行说道:“赵行长,兰卡集团的相关资料,你帮我查一查,你查起来应该更方便一些。”
“兰卡集团的亚洲总部和我们魔都分行已经合作多年了,我这里就有兰卡集团的详细资料,回头我传给您。兰卡集团有一笔60亿人民币的贷款刚刚到期,正在办理转贷手续,您看要不要暂停一下?”赵景行很快就把握住了肖遥的想法。
总裁,放了我 方壹壹
“那就暂停吧,如果还有其他的合作业务也暂停一下。”
“回去之后,我就安排。”兰卡集团虽然是魔都分行的大客户,但和肖遥这位大股东的重要性比起来,赵景行很容易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听着二人的对话,云望峰露出思索之色。
包房里人员太多,刚才他还没有注意到肖遥身后的赵景行,但等到肖遥和他说话之后,他自然就注意到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