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bdq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138、陷阱-58ubc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几人在中医院大门反复商榷,最后大家又折返回医院,准备一起过夜。
而此时的方处长,在经过紧急抢救之后,目前状态平稳,被安排在一间病房内输液。
刘医生见顾晨几人站在身边,也是淡笑着说:“我说警察同志,你们这是要彻夜保护方处长?”
卢薇薇点头嗯道:“不然你以为呢?我们大晚上的不睡觉,还不是为了防范凶手。”
獸人國度之強強對抗
“你们已经有所发现吗?”由于之前在医院急救室外头,跟顾晨几人短暂接触过。
当时顾晨就断定,方处长所吸香烟上,或许被人涂有水银。
因此刘医生才多问一句。
顾晨则是默默点头,与刘医生解释道:“香烟样本我们已经送往市局技术科进行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
“如何?”刘医生瞪大眼眸道。
顾晨则是不紧不慢,将结果告知刘医生:“结果跟我猜想的一样,问道就出在香烟上,方处长的确是水银中毒,而且是通过香烟吸入。”
“还……还真是这样?”刘医生被顾晨的说辞吓一跳。
要知道,这种事情,之前并没有见过。
可毕竟顾晨是警察,在办理案件中,各种情况都有涉猎。
这也是为什么顾晨能够通过方处长的身体状况,就能够很快断定出方处长的身体状态。
想到方处长可能是被人下毒,刘医生看看左右,也是一阵细思极恐。
随后,刘医生靠近顾晨小声道:“顾警官,这下毒的人,你们认为会是谁?”
“目前来说还不能确定,但下毒的人,肯定跟医院有关。”
“你是说……下毒者是医院的人?”刘医生惊愕道。
顾晨摇头:“我可没这么说过。”
“可你的表情已经在告诉我,你认为凶手是医院职工对不对?只有医院的职工,才非常清楚水银特质,是这样吗?”
毕竟是老医生了,刘医生不会不清楚,水银对人体的危害程度。
而要让普通人来操作这些,似乎有些不太可能,但医护人员似乎有更多机会接触这些。
顾晨拍拍刘医生肩膀,问道:“能不能帮我搞一份医院排班表给我。”
“这个……”刘医生有些犹豫。
顾晨问道:“有困难?”
“刘医生摇头:“困难倒是谈不上,但是得明天。”
“可以,那就明天给我。”顾晨将一张名片递给刘医生,解释着说道:“这是我们办公室的电话,还有我们的工作邮箱,你找到排班表后,直接发这个工作邮箱,标注主题。”
“明白,这个我懂。”刘医生表示没有问题。
随后大家在病房内简单沟通了一阵,刘医生离开病房。
卢薇薇和王警官坐在一旁的空置病床上,看着昏迷状态中的方处长,两人也是百感交集。
原本下雪天,大家都在发朋友圈,可不曾想到,大家竟然要在医院病房内度过。
卢薇薇也是抱怨道:“这个方处长怎么说都是哈佛博士后毕业,今天竟然阴沟里翻船,被水银该祸害了,啧啧,怎么说呢?这种低级失误,真不应该。”
“王警官则是无所谓道:“等他苏醒,什么事情都能清楚。”
“那就等吧。”顾晨并没有睡意,只是站在窗边,望着落下的雪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卢薇薇和王警官靠在一旁渐渐睡去。
而顾晨却依然精神抖擞,看着外头的世界渐渐被白雪覆盖。
雨夹雪变小雪,时间忽然安静许多。
也就在此时,谁在病床上的方处长,不由干咳了两声。
动静很快引起了顾晨的注意。
顾晨转过身,来到方处长身边,将他缓缓扶起,并随手给他倒上一杯水。
“咕噜咕噜。”方处长似乎是干渴难耐,一杯水几口喝尽。
随后瞥了眼顾晨,见顾晨是生面孔,顿时一脸惊讶。
“你……你是?”
“是我把你送到中医院来的,你忘了?”顾晨将水杯放下,淡淡一笑。
方处长蹙眉思索,片刻之后,这才啊道:“对,我记得,我当时让我把我送到中医院,没错,是你,谢谢。”
“你现在感觉如何?”顾晨掏出便签纸,随口一问。
见顾晨还要做记录,方处长有些疑惑,指着顾晨的便笺纸问:“你这是?”
“跟你询问一些事情,关于你中毒的情况。”顾晨说。
“我中毒?”方处长眉头一蹙,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晨则是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证件,亮在方处长面前,自报家门道:“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我怀疑有人故意下毒,意图对你进行谋杀。”
“谋……谋杀?”被顾晨这么一说,方处长整个人紧张不已,赶紧看了看周边情况。
此时此刻,王警官和卢薇薇的睡姿让方处长再次警惕,忙指着二人问道:“这两位是?”
“我的同事。”顾晨说。
方处长此刻陷入迷茫,有点没搞清自己目前的状态。
顾晨看出了他的心思,也是赶紧解释道:“我们检测过你抽过的香烟,发现香烟上被人涂抹过水银,而你目前的状态,也恰巧是水银中毒,这说明有人要杀你。”
“有人要杀我?”方处长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开始怀疑人生。
可是回想起自己之前在车上的种种情况,似乎也发现到情况不对。
尤其是现在的自己,躺在病房内,作为一名医学博士后,方处长很快根据自己所掌握的知识,针对自己目光的情况进行分析。
可这一分析,也恰巧验证了顾晨的说辞。
“没错。”方处长坐起身道:“我的症状就是水银中毒,这点没毛病。”
最强武魂之吞噬武魂 王应
也就在方处长惊寒的同时,卢薇薇和王警官也被二人的对话惊醒。
卢薇薇揉着眼睛好奇问道:“顾师弟,他醒了?”
“刚醒不久。”顾晨说。
“醒了就好。”王警官打着哈欠,伸懒腰道。
洪荒:开局一块神级板砖 苏惊羽
二人随后来到方处长病床前,准备协助顾晨,一起对方处长展开问询调查。
卢薇薇打开手机,放在床头柜处。
而顾晨则是继续问道:“所以,你能告诉我那包香烟是怎么回事吗?”
“香烟?”方处长表情一呆,也是弱弱的说道:“我记得那包香烟,是我们医院一位女同事的弟弟给我的。”
“女同事?你是指何雯?”顾晨说。
爱 殇 蒋偲昕
方处长闻言,表情略显尴尬:“你……你怎么知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领取!
“我不仅知道那名女同事叫何雯,我还知道你们之间的一些情况。”
顾晨右手转笔,一脸淡然。
而此时的方处长仿佛像个考试作弊被老师发现的小学生,整个人也是紧张的不行。
王警官则打着哈欠道:“你跟何雯之前的那些事情,我们暂时没兴趣打听,我们只想知道你们现在什么情况?”
“很……很好啊。”方处长默默低头:“我跟同事之间关系一向很好。”
“别装了方处长。”顾晨感觉方处长有些虚伪,也是直接摆明了说:“何雯肚子里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对吧?”
“啊?”听闻顾晨如此一说,方处长脸色僵硬,有些下不来台。
卢薇薇也是笑孜孜道:“你说你,也真够虚伪的,既然离婚了,又跟何雯在一起,为什么要抛弃她?”
“我……”
“我们今天还见过何雯,就在你出事的右边那家火锅店里。”王警官说。
方处长默默低头,有些难为情道:“我知道,因为我就是去给何雯过生日的。”
“你们两个最近到底什么情况?”顾晨感觉要想了解事情起因,最起码靠道听途说来了解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靠谱。
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旁观者有时候会带有很强烈的个人情绪观点在里面。
因此顾晨需要不同角度来解读二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见顾晨如此坦诚,加上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方处长咳嗽了几声,也是坦率说道:“既然你们想知道,我也就告诉你们好了,我跟何雯之间,却是出现过一些问题。”
“虽然何雯怀了我的孩子,但是……但是我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
“怎么说?”顾晨记录的同时,抬头问他。
方处长却是一脸无奈,主动交代道:“实际上,正如你所听到的那样,很多人说,那晚我看何雯醉酒,想主动送她回家,这点我承认,我是说过。”
“但是,这也仅仅是领导对下级同事的关心,因为何雯是我们部门的新同事,我承认对她有点好感,也的确想要关心爱护她。”
“可是之后我发现,我完全掉入到何雯给我布置的陷阱里。”
“你掉入陷阱?此话怎讲?”顾晨突然停住笔,感觉从方处长嘴里说出的情况,跟自己从护士小丽那儿听到的有些出入。
要不说为什么要从不同角度来审视问题?
原因很简单,因为每个人都只会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供词。
且每个人都带有一定的主观看法。
鬼屋孤魂
这时候,就需要考验警方的客观判断。
从客观判断中,断定孰是孰非,以及供词的真伪。
方处长叹息一声,也是一脸忧愁道:“今天索性就丢下这张老脸,这也是我第一次吐露那晚的情况。”
“你说。”顾晨毫无感情波动,依旧认真做着记录。
方处长则道:“那天我送何雯回家,也是我提出来的,在场同事都有听见,后来我也是有想法的,毕竟两个人都喝醉了,而且搂着这样一个年轻女子,你说没点想法,那是扯淡。”
“后来,那晚我们该发生的都发生了,醒来之后,何雯忽然大哭,说要报警。”
“当时可把我吓得不清,毕竟那天晚上,大家都是自愿的,她何雯给我来这么一手,简直就有点讹人的意思了。”
“那你们后来是如何解决问题的?”王警官问。
“后来?”方处长犹豫了几秒,也是不由分说道:“后来在何雯的引导下,让我给她开出一个不错的条件,那就是帮她将工作转正。”
抬头看了眼顾晨,方处长也是一脸难为情道:“顾警官,你要知道,我虽然是人事处处长,在工作上,的确有调配工作岗位的权力。”
“可那只是我的基本指责,这要说转正,那可不是我能决定的,可能是何雯看到领导平时对我格外关照,甚至是奉承,所以她误以为以我的能力,帮她转正问题不大吧?”
“所以呢?”顾晨问。
方处长低头叹息:“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先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感觉自己这是惹上大麻烦了。”
“之后,我也在为何雯工作转正的事情到处奔波,而何雯也找过我几次,随后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
“可能她以为,这样一来,自己在中医院就有了靠山,而我就是她背后的那座山。”
誤落龍床 焚香
顿了顿,方处长又道:“而恰巧那段时间,我跟前妻刚离婚不久,正好又是一个人居住,何雯知道我是哈佛博士后毕业的海归,所以对我也有很多想法。”
嫡女傻妃
“直到后来,我们医院招聘了一批合同工,何雯才发现,她努力考试通过,却还只是个合同工,所以在一个月前,我们曾经大吵一架。”
“按照何雯的说法,她说自己上当受骗,说我一个哈佛海归,又是医院的引进人才,竟然这点事情也办不好。”
“可能她过度相信所谓的人际关系可以改变命运吧,可是,她的学历有点低,这是事实,领导就算有心,但比她何雯优秀的人实在太多,我真的无能为力。”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可我听说,你在何雯怀yun之后,就把他给抛弃了?”
“胡说,简直是一派胡言。”方处长一听顾晨说辞,整个人当时就急了:“顾警官,你可别听人家胡说八道,这都是何雯的故意炒作。”
“何雯的故意炒作?”顾晨眸子一怔,有些没听明白。
錯點鴛鴦譜
巫 吉祥如意
方处长则是赶紧解释道:“道理很简单,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一步一步掉进何雯给我设定的陷阱里。”
“之前她说自己不胜酒力,仅仅是喝了一点酒,就醉得不省人事,是我主动送她回去的。”
“可后来何雯的一个同学刚开来到江南市,作为领导,我也被临时叫去吃饭,其实也就是让我付钱。”
“可就在何雯上厕所之际,她同学无意中提到,何雯在班上,号称千杯不醉,是班里最会喝酒的女生。”
“听说是因为何雯家里就是做酿酒生意的缘故,所以才有这种好酒量。”
左右看看几人,方处长也是悲愤着说道:“警察同志,你们知道吗?在我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崩塌了,这个何雯,她一直在骗我。”
“所以想起那天晚上,还有她以报警威胁我,让我帮她办理工作转正的一系列事情,我现在想想,感觉这完全就是一个局。”
“你是说,何雯骗了你?其实何雯的酒量很好?”卢薇薇说。
方处长哭笑不得道:“我还能说什么?只怪自己没有眼力,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骗了。”
“从头到尾,他就一直在利用我,利用我人才引进的海归身份,利用我人事处处长职位的特殊性,想让我帮她解决工作转正的事情。”
“可你们要知道,调换工作岗位,我是有一定权力的,可要说转正,除非自己实力过硬,否则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医院的职位指标就那么多,合同工它不香吗?可是何雯见转正无望,便开始道出散播谣言,为了逼我,绑定我与她的关系,她竟然不知廉耻的炒作我们之间的关系。”
“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污蔑我,说我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甚至说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等一下。”见方处长躺在病床上,却依然情绪激动,顾晨直接有问:“难道何雯是假怀yun?”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方处长摇了摇头,有些不悦道:“她说她有了,我让她在医院做检查,她偏不,非要去其他医院做检测。”
“最后拿出一份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哪里伪造的检测报告跟我说,怀yun是事实,可之前被她骗过那么多次,我有点害怕这个女人,套路太深了。”
“所以,你才一直开始与她保持距离对吗?”顾晨问。
方处长默默点头:“没错,因为之前帮她协调了工作,让她从人事部,调到外科病房当护士。”
“可是后来她发现外科病房的护士工作太辛苦,所以又想调回来。”
说道这里,方处长也是幽幽的叹出一口重气道:“她玩呢?把医院当做自己家开的?想去哪工作去哪工作?这不是瞎搞吗?所以我就直接拒绝。”
“可后来,她转身就造谣我开始排斥她,躲她,没错,我是在躲她,实在惹不起。”
“后来,也就是昨天,她忽然又约我吃饭,说是乡下弟弟来了,让我好好招待一下。”
“弟弟?”顾晨闻言,有些迟疑道:“她不是一直都一个人吗?怎么突然冒出个弟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