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v9d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玄門妖王-第2847章 般若展示-wciob

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
听到苏曼青说出这句话,葛羽吓了一跳。
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江城大学教画画的教授,竟然认识这种面具。
愣了一下,葛羽才跟苏曼青道:“曼青,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事情,事关杀我父母的真凶,不能开玩笑。”
“羽哥,我不会拿这件事情跟你开玩笑的,要不然让那张教授跟你说?”
“好,让张教授跟我通电话吧。”葛羽沉声道。
等了片刻,苏曼青将手机交到了张教授的手中,葛羽客气的说道:“张教授您好,我是江城大学的保安队长葛羽。”
“你好你好,我听王校长说过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那张教授呵呵笑道。
“张教授,我听曼青说,您认识这张面具,可知道这面具的来历吗?”葛羽开门见山的问道。
回到上古当大王 满格的信号
“嗯,这画像一开始画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十分眼熟,仔细一想,终于想起来了,我真的见过这种面具,那还是在十多年前,我出国去日本参加一个文化交流活动的时候,在日本见到的这种面具,这面具有一个名字,叫般若,其实,在日本,这种面具十分常见……”那张教授开始娓娓道来。
海靈鈅學院之夢中櫻花
別碰我的女神
听到这里,葛羽顿时有些懵逼了。
好好的,怎么又扯到了日本国去了……难道这事儿还能和日本人扯上什么关系?
一旁的钟锦亮也是疑惑不解。
奉子相夫
好一会儿,葛羽才反应过来,跟张教授说道:“张教授,您见多识广,能不能跟我详细的所说这面具的事情?”
“好,其实,我对这面具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因为这面具算是日本国的一种传统艺术……”
仙界高手混都市 文明之子
接下来,张教授就跟葛羽介绍起了这面具般若。
至尊王妃請當家 囍多多
闺绣
般若是日本传统的能剧艺术中的一种表演元素,象征着嫉妒凶恶的女性妖怪ꓹ 这所谓的“能剧”就跟华夏传统的“京剧”差不多ꓹ 而那个叫般若的面具,就跟京剧中的各种脸谱中的一种一样。
就比如红脸关公,白脸的曹操一般ꓹ 而般若ꓹ 就代表了能剧之中的一种女性妖怪。
般若面具的来源有三种说法。
神医修龙
第一种是由名匠般若坊制作,因此命名,传说般若坊是由室町时代十五世纪晚期至十六世纪的能面师ꓹ 是奈良般若寺的僧人,根据《假面谱》的记载ꓹ 他是日本古假面制作师的八人之一,有人认为他是日本最初制作般若面具的人。 ​​‌‌‌​​​​‌​‌‌‌​​​‌​‌​​​‌‌‌‌​​​‌​​​‌​​‌‌​​​​​​‌‌​​​​‌​‌‌‌​​‌​‌‌​
第二个说法是出自于日本典籍《源氏物语》。光源氏的旗子葵之上还有了身孕ꓹ 一日乘坐牛车出游参加加贺茂祭,与光源氏的亲人六条御息所发生争执,之后后者生灵出窍,缠上葵之上ꓹ 为了退治怨灵ꓹ 葵之上诵读般若经ꓹ 行御修法ꓹ 然而在葵之上产下一子之后,被六条御息所生灵袭击暴毙,六条御息所之后与源氏分开ꓹ 前往伊势,般若因此得名于用般若经退治极度怨灵之事。
第三种说法是ꓹ 制作这种面具,需要面具制造者有智慧ꓹ 打开人们的眼睛,直面现实事物ꓹ 这种智慧在佛教中被称之为般若。
不管是哪一种说法,都反映出了能剧中的“般若”与佛教文化有关。
张教授跟葛羽详细解读了这面具般若的事情ꓹ 不愧是教授,对于日本的文化了解的十分透彻,葛羽听的虽然是有些一知半解,但是也大体能够知道这般若面具是个什么东西了。
合着,这面具并不是多么神秘,对于知道它的人来说,它不过就是日本国一种十分常见的鬼脸面具。
那么问题来了,杀害葛羽一家的人,为什么会带着一张日本面具?
这日本的般若面具能说明很多问题,也能误导他们很多方面的问题。
带着这张般若面具的人究竟是日本人,还是华夏人……
他为什么要带着这个般若去杀害葛羽的家人?
好像每解开一个谜题,后面就会有更多的谜题在等着他们,真是让人非常头疼的一件事情。
听完了张教授关于般若面具的介绍,葛羽感谢了一番,然后又跟苏曼青聊了几句,这才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葛羽眉头紧锁,心事重重。
在打电话的这会儿功夫,他们已经折返回了老太太的小院里面。
老太太忙活着要跟他们二人做午饭,葛羽和钟锦亮便坐在了小院里面,开始探讨这个般若面具的东西。
“羽哥,这事儿越来越复杂了,你说,当年杀了葛家的那些人,会不会不是华夏的高手?”钟锦亮道。
“难不成还是一个日本人,跑到葛家村里杀了我们一家?当年的葛家人,还跟日本人能够产生一些瓜葛?”葛羽也疑惑道。
醫手遮天,傻妃狠絕色 糖果兒.
此时,钟锦亮的目光已经朝着那老太太的方向看去,看来葛家人跟日本人有没有什么关系,也只能从这个老太太口中得知一二了。
一直等到老太太做完了晚饭,三个人再次凑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葛羽首先忍不住,将这个事情给提了出来。
这两天的相处,葛羽对这个老太太已然是完全的信任,当下也不避讳的说道:“奶奶,那个面具的事情查清楚了,你知道那面具是个什么东西吗?”
老太太一脸不解,说道:“那就是一个吓人呼啦的夜叉面具而已,还能是什么?”。
“那个面具有一个名字,叫做般若,是日本国特有的一种的面具,在华夏的地面上很少看到那东西,奶奶,您以前在葛家帮工,对于葛家的关系往来,应该也有一些了解,在你的印象之中,葛家有没有跟日本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来往?”葛羽正色道。
葛羽一提到这事儿,老太太顿时便蹙起了眉头,抬着头看向了远方,好像是在极力思索什么事情,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太太才摇了摇头,说道:“不记得……真的不记得葛家跟日本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我在葛家帮工的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葛家有什么日本朋友,跟葛家往来的人是有不少,五湖四海的人都有……日本人,在我的印象中真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