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我是桃花妖-第一百七十一章 煽風點火看書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梁尚国匆匆的赶到太子府,“快点带我去见太子妃,”他一边吩咐着管家,一边大步流星的进了大门。
梁碧玉在整理墨玉潇的书房,她微微皱着眉头,一边整理一边露出疑惑的表情。
“玉儿,”梁尚国人都还未进书房,就先呼唤起来。
梁碧玉见梁尚国如此焦急的模样,她也急急的迎上去,“父亲,怎么如此着急的模样?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七十一章 煽風點火相伴
梁尚国点了点头,神情凝重的回答道,“府上可有什么异常?”
梁碧玉有些疑惑,然后扭头看了一下凌乱的桌案,“倒也没什么异常,就是昨天晚上有人潜进书房,不知道想找什么,我今天早上过来,就看到到处乱糟糟的,”她说完看到梁尚国脸色更凝重了,“父亲为何这样问?”
“玉儿,潇儿可有过加害十王爷的念头?”
梁碧玉疑惑不解,她回想着,然后摇了摇头说:“夫君虽之前对十王爷有忌惮,也有不满,但他从未想过加害十王爷,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早朝,四王爷突然出现,说查到潇儿加害了十王爷。”
“不可能,他这是嫁祸,夫君不可能加害十弟,”梁碧玉斩钉截铁的说。
“父亲也不相信潇儿会加害十王爷,但现在不是我们相不相信的事情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梁碧玉开始惊慌起来,“为何?父亲一定要给夫君证明清白才是。”
梁尚国叹了口气,“本来只是四王爷和他那几个党羽的一面之词,但谁知四王爷在离朝的时候特意留下了一封信,那信,为父也看了一眼,确实是潇儿的笔迹无疑,信上的内容是,潇儿密谋北奕王子加害十王爷,事成之后,国土共享。”
梁碧玉闻言,险些没有站住,“为什么会这样?这肯定是墨瑾轩嫁祸给夫君的,真正加害十弟之人不是夫君,而是他。”
梁尚国瞳孔放大,“玉儿何出此言?”
“其实夫君早就怀疑十弟不可能是战死,而是墨瑾轩设的局,而且叛军的末后主谋也是墨瑾轩,他现在还恬不知耻的倒打一耙,太可恶了,父亲,你一定要揭穿墨瑾轩的真实面目,还夫君一个清白。”
梁尚国看梁碧玉着急的样子,有些力不从心,“看来昨天晚上潜进太子府的人就是四王爷,那封信难不成真的是在潇儿的书房翻出来的?”
“不会的,”梁碧玉连忙否认,“夫君不可能干那种事。”
梁尚国思考了片刻说:“难道四王爷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扰乱视听?而且信上还盖有潇儿的大印,那他可真是嫁祸的滴水不漏,而且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潇儿的清白。”
“那可如何是好?父亲一定要想办法才是,而且现在夫君又出征在外,我一介女流之辈也想不到办法,”梁碧玉一边说,一边红了眼眶。
“玉儿先不要忧心,为父的会想办法的,看来现在只能在叛军这件事上作文章了,我记得潇儿当时跟为父说叛军还没有完全剿灭干净,带头的趁乱逃跑了,那么叛军也定不会就此放弃,”梁尚国说完又匆匆的离开了。
墨瑾轩带着瑾舟和几个侍卫来到十王府,他眸子阴鸷,愤恨的看了一眼十王府偌大的牌匾,然后露出不做不罢休的神情。
“四王爷?你怎么来了?”管家迎上去,恭敬的行了一个含首礼。
墨瑾轩笑了笑,“无须多礼,本王就是来看看德妃娘娘。”
“那奴才这就去禀报德妃娘娘。”
墨瑾轩点了点头,然后跟着管家进了大门。
墨子胤陪着德蓉在祠堂念佛。
“德妃娘娘,四王爷前来探望你。”
德蓉听到管家的声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神情没有任何起伏,一脸的淡漠,“十三,陪母妃去见见四王爷吧。”
墨瑾轩在前厅转来转去,看着十王府的气派与豪华,更是让他心中愤愤不平起来,同样是皇子,为何只有他的府邸寒酸。
“四王爷,”德蓉步子沉重的走进了前厅。
墨瑾轩一改不屑的神情,秒变谦卑的模样,“德妃娘娘,近来可好?”
德蓉坐了下来,“劳四王爷惦记,一切都好。”
墨瑾轩看德蓉人不似从前精神,心情变的愉悦起来,“那就好,我也是刚回来,想着替十弟来尽尽孝。”
德蓉听到墨宸宇,心里便开始难受起来,“四王爷是去了哪里?”
“自十弟······,”墨瑾轩故意悲伤起来,欲言又止,“我就去游历了一番,顺便调查十弟真正的死因。”
墨子胤和德蓉都惊呼了起来,眼睛瞪的大大的。
墨瑾轩看引起了反应,继续说道,“十弟武功高强,英勇善战,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战死,所以我游历到北奕,调查到了是太子殿下和北焱王子合谋加害了十弟。”
“什么?”德蓉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大皇兄怎会加害我十哥?”墨子胤怀疑着墨瑾轩的话。
德蓉眸子闪过一丝狠厉,她相信墨瑾轩的话,因为她知道墨玉潇对墨宸宇的忌惮与不满。
“我昨晚潜进太子府,亲自在太子的书房找到了一封合谋加害十弟的书信,本想着拿来给德妃娘娘你的,但是那封信被我不小心掉了,掉到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德蓉听罢,气的瑟瑟发抖,手中的佛珠都掉落在地。
墨瑾轩见风使舵继续说道,“他是太子,位高权重,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墨玉潇,你欺人太甚,我儿从未想过跟你争过什么,你为何还要加害于他?”德蓉嘶吼着,眼泪决堤而下。
“母妃,你不要激动,身体要紧,”墨子胤安慰着德蓉,但他的怒火也开始控制不住了,“墨玉潇残害手足,不配做太子,四哥,你一定要给十哥讨回公道。”
墨瑾轩假装考虑了片刻说:“我接下来的话,你们听了先不要激动,一切都得听我的安排,不然悲剧会再次上演。”
墨瑾轩的话让德蓉和墨子胤听的云里雾里的,但他们还是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墨瑾轩四处看了看,然后小声的说道,“十弟应该没有死,之前运回来的尸骨也许不是十弟的,当时我没有想那么多,后来才想到不对劲的,不过他为什么没有回天启,应该有十弟的道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能声张,最好是让父皇废了太子之位,墨玉潇没有了权力,那么他再想加害十弟就不容易了。”
德蓉和墨子胤听了墨瑾轩的话,高兴的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只是频频的点头。
“还有,为了不让墨玉潇兔子急了跳墙,加害你们,我要将你们接到我安排的住处,那个地方除了我,谁也找不到,这样十弟才会没有后顾之忧,我想十弟没有回来的原因,也是在等待时机,待扳倒了墨玉潇,我再亲自去寻十弟回来。”
德蓉现在被欣喜冲昏了头脑,已经完全相信了墨瑾轩,“十三,随母妃进宫见你父皇,为你十哥讨回公道。”
“嗯,”墨子胤未经世事,也辨不清真假,想到墨宸宇没死,干什么他都愿意。
“德妃娘娘,记住,十弟的事连父皇都不能说,”墨瑾轩再次嘱咐着。
德蓉扭头,眼神坚定,“嗯。”
墨瑾轩脸色突变,变的阴狠毒辣,“我要把你们通通玩弄鼓掌之中,看你们谁还敢轻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