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李教授的首爾悠閒生活討論-第一千八百三十章推薦

李教授的首爾悠閒生活
小說推薦李教授的首爾悠閒生活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
一会之后,车太贤和HAHA.就再次回到了金钟国的家。
原本跟李泽晗还有金泰熙闲聊着的金钟国,也将注意力放到了两人身上。
“不要这么看着我们,怪让人不好意思的。”车太贤故作娇羞的说道。
“如果不想挨揍的话,就给我表现的正常一点。”金钟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
“真是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得亏智善她看得上你。”车太贤撇撇嘴说道。
“我并不是没有幽默细胞,而是懒得去配合你的恶趣味。”金钟国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说钟国哥跟嫂子一块约会的时候,还是挺懂情趣,经常会制造一些小惊喜给嫂子。”HAHA坏笑着说道。
“这点可都是我们的功劳,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像他传输这类的想法。”
“就是希望他在重新恋爱后,可以有好点的表现。”
车太贤一脸自得的说道。
“我和高恩的功劳其实也不小,这些年跟钟国哥碰面的时候,我们夫妻两也是传授了他很多的恋爱技巧。”HAHA也开始为自己夫妇二人邀功。
“这些莫须有的事情,你们倒是说的有模有样。”金钟国翻了翻白眼说道。
“钟国你的良心是不是被你给扔了?!竟然想要抹杀我们的那些功劳!”车太贤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金钟国说道。
HAHA虽然没有开口,不过也是将控诉的眼神投向了金钟国。
“如果你们真的有那功劳的话,我绝对不会那么做。”金钟国双手环胸看着两人说道。
“算了,你从今往后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车太贤神情忧郁的说道。
“看来我们家孩子的榜样需要换人了。”HAHA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
“以后就拿我来当榜样吧,我可不会像某人那样善变。”车太贤拍了拍HAHA的肩膀说道。
“我看还是让泽晗来当我们家孩子的榜样算了。”HAHA犹豫了一会说道。
“你的这个答案我听了多少有些不满意,请给我一个理由。”车太贤立马变了脸,面无表情的看着HAHA说道。
“没有什么理由,就是纯粹的觉得泽晗给孩子们当榜样挺合适。”HAHA讪笑着说道。
“这个话题咱们之后再慢慢找时间来讨论,现在还是先将东西给设置好。”车太贤深呼了一口气说道。
HAHA赶紧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捣腾他们拿上来的那部比便携式KTV机。
而金钟国这会才知道两人去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因为隔音效果挺好,便携式KTV机器还是可以在他家里使用。
在HAHA将机器给设置好后,车太贤就迫不及待的试了下效果,毕竟他可是出过专辑的人,还是有着一颗歌手的心。
这会兴致来了,必须得先高歌一曲。
在选歌方面,为了逗金钟国,他和HAHA来了一次合作,一块搞怪的演唱了一次金钟国的经典曲目可爱。
那两人在演唱的时候那得瑟的模样,差点没让金钟国直接冲过去将他们给按在地上摩擦。
好在两人还算是有分寸,见好就收,并没有进一步的去刺激金钟国。
然后出于对厨房那边情况的好奇,几人就一块离开了客厅,前往厨房。
而来到厨房,他们首先看到的就是姜虎东正往锅里面倒油的场景。
“竟然倒了那么多的油,钟国此时的心情一定非常的复杂。”车太贤带着笑意说道。
“虎东哥只是弄几块猪排而已,至于用到那么多油吗。”金钟国眉头微皱着说道。
“是有必要倒那么多的油,这样炸出来的炸猪排才好吃。”
“这可是白宗元老师说的。”
姜虎东一本正经的说道。
“总感觉虎东哥你这是借着白宗元老师的名义在忽悠我们。”车太贤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你们如果不信的话,完全可以打电话给白宗元老师确认一下这点。”姜虎东说着还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一副要联系白宗元的样子。
“还是算了,白宗元老师那么忙,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他。”金钟国摆摆手说道。
“虎东哥最近一直各种给白宗元老师添麻烦,恐怕他都已经成了白宗元老师心中讨人嫌排行榜的第一名也说不定。”李寿根郑重其事的说道。
“别瞎说,我哪有给白宗元老师添麻烦。”姜虎东立马反驳到。
“有没有给老师他添麻烦,我们心里有数,虎东哥你是要欺骗自己的话,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李寿根摆摆手说道。
“我感觉你们突然都开始针对我。”姜虎东一脸委屈的说道。
“没有的事,我们就是以事论事,并没有其他的想法。”车太贤否认到。
“虎东哥你的问题就是太多心,这样可不好。”殷志源看着姜虎东说道。
“说到多心这个问题,志源你可不是能这么说我的立场。”
“如果不是你多心,我们也不会无故遭到你那么多次的恶作剧。”
姜虎东没好气的说道。
“这点虎东哥说的也没错,就像之前那样,我明明什么想法都没有。”
“结果却因为你自己在那里瞎脑补,硬是帮我脑补出了一出不存在的阴谋论出来。”
李寿根深以为然的说道。
“志源哥你在家里宅着的时候,难不成已经不是在沉迷游戏,而是开始沉迷那些宫斗剧了?”HAHA听了李寿根的话后,忍不住揣测着对着殷志源询问道。
“非常有这个可能,志源的那些举动给我的感觉,有时候真的跟那些宫斗剧里面的娘娘差不多。”李寿根非常赞同HAHA的这个说法。
“难道继太贤他的车禧宾之后,又要多出一位殷禧宾了吗。”金钟国带着笑意看了车太贤一眼说道。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我挺期望两人能拍一出关于宫斗的情景剧。”
“我想那一定非常的有意思。”
李寿根由衷的抱着对这个想法的期待说道。
“如果真的能看到这一出戏码的话,今年就算是没有遗憾了。”HAHA.轻笑着说道。
“如果你们求我们的话,我们倒是不介意满足一下你们。”车太贤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一个想法,然后就开口说道。
“你想太多了,你们爱演不演。”金钟国好笑的说道。
“我看没准哪一天他们就自己上演了这出戏码,咱们只需要买新的的等着就是。”李寿根伸了个懒腰说道。
“让他们多见面几次,应该就能看到。”姜虎东的想法跟李寿根差不多。
不过他对这个戏码其实兴趣并没有那么大,毕竟他可不是会看宫斗剧的类型。
“虎东哥你的肉都已经松好了没有?”殷志源对着姜虎东问道。
他可没有想要跟车太贤上演什么宫斗剧的想法,所以还是快点转移话题比较好一些。
而且继续这个话题下去,没准他就真的要多一个殷禧宾的外号出来。
这可不是他愿意获得的外号。
“还没有,一个人锤那么多人份的肉,真心是不容易。”
“你们几个知道情况的家伙也不知道来帮个忙。”
姜虎东听了这个问题,忍不住开始抱怨到。
要弄一块姜虎东猪排,他第一次做的时候,可是整整锤了有二十分钟才让肉达到了负责教导他的白宗元满意的程度。
之后次数多了,掌握了窍门,就能在十几分钟的时间搞定一块肉。
但这么多人份的肉,只是让他一个人来敲,那真的是够呛。
刚刚李寿根进来的时候,姜虎东就想要让他来帮忙,但是李寿根说他是有着自己要负责的任务,没法帮这个忙。
姜虎东也只好继续自己去搞定这个任务。
但现在既然李泽晗他们都进来了,那自然要给自己找一下帮手。
他努力了那么长时间,可是才搞定了三块肉,这可是还有好几块肉的任务量在。
“虎东哥,我们可是有劝过你不用准备那么多炸猪排,是你自己不听劝。”殷志源摊着手说道。
“咱们那么多人在,想让大家能吃的尽兴,就必须多准备一点才是。”姜虎东在这点上面,是有着自己的坚持。
“我都说过了,那姜虎东猪排对虎东哥你来说,确实可能是一人份,但对我们来说,那绝对是五六人份的量。”殷志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反正我跟旻浩两个人是吃不下一块姜虎东猪排。”安宰贤开口说道。
“宰贤你那都不是正常人的胃口,如果你跟旻浩的胃口差不多的话,那绝对能轻松的搞定一块。”姜虎东看着他说道。
自从知道了安宰贤的胃口竟然那么小后,他可是一直努力着想要提升安宰贤的胃口,在努力了那么长时间后,也算是有一些效果。
不过距离姜虎东给自己定下的目标,这可还差得远,需要继续好好的努力才行。
“既然虎东哥你都知道宰贤跟旻浩是需要两个人一块才能搞定那一块猪排,那你干嘛还要坚持着要为大家每人准备一块。”殷志源一副完全没法理解的表情说道。
“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但一时跟你们是解释不清楚,所以就先不要多说。”姜虎东摆摆手说道。
“行吧,既然虎东哥你都那么说了,我们也只能选择尊重你的想法。”李寿根开口说道。
“钟国你要不要来帮下忙?这可是能起到不错的运动效果。”姜虎东用着蛊惑的语气,对着金钟国问道。
“行吧,我就来帮一下虎东哥你。”金钟国想了下,还是决定帮一下忙。
“钟国你也真是的,一听到有不错的运动效果就动心了。”车太贤带着调侃意味的说道。
“太贤你也需要运动一下,我看这李寿根猪排就由来负责吧。”姜虎东听了车太贤的话后,看向他说道。
“虎东哥你对我和钟国的态度可真的是存在着好大的反差。”车太贤无语的看着姜虎东说道。
“这都是你的错觉,我可不是那样会出区别对待的人。”姜虎东摆手否认道。
“这个任务还是让志源去负责吧,反正我看他闲着也是闲着,说好的咖啡也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始制作。”车太贤指着殷志源说道。
“太贤哥你不说,我还真的是将这事给忘了。”殷志源尴尬的说道。
“既然志源你犯下了这样的错误,那为了表示惩罚,这李寿根猪排的肉就交给你来负责了。”姜虎东立马抓住了这事说道。
“虎东哥还真有你的,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什么事情都能拿来利用一下。”殷志源一副对姜虎东刮目相看的表情说道。
“你这话我听着怎么就那么的不对劲呢。”姜虎东带着几分郁闷的说道。
“虎东哥你不要多想,志源他这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车太贤笑着说道。
“你们这样说,让我如何不去多想。”姜虎东拿起了松肉锤说道。
“虎东哥你可千万要冷静,可千万要克制住自己。”看到姜虎东拿起松肉锤的李寿根赶紧对着他说道。
当然,李寿根也并不是担心姜虎东拿起松肉锤是为了敲车太贤和殷志源他们。
只不过出于心中的恶趣味,所以才开口那么说,想要增加一下车太贤和殷志源心中的紧张感。
“寿根哥说的没错,虎东哥你可千万要克制好自己。”殷志源在李寿根的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也接着开口道。
“冲动是魔鬼,咱们有什么事情都应该用交流来和平解决,暴力的手段是不可取的。”车太贤故作镇定的说道。
“你们会不会想太多了一点,我可不是那样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姜虎东不满的说道。
“那虎东哥你先把锤子给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殷志源用着柔和的语气对着姜虎东说道。
“我可是还有着松肉的任务要完成,不拿着锤子,难不成还让我直接用手来捶不成。”姜虎东指了指自己跟前那块捶到了一半的猪排说道。
殷志源看了下姜虎东跟前的那块猪排,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就赶紧琢磨着转移一下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