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一章 荒涼之景讀書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前往荒兽大森林的路上,天隆时不时看向坐在天命背上的夏萧和阿烛二人。
他们在寂静世界的黯淡颜色中显得无比冷静而严肃,不知在想什么。可他同意他们前往大森林内部久住,除了畏惧他们的实力,还有就是想和夏萧探讨大荒平衡一事。但夏萧似乎并不感兴趣,在这枯燥的赶路上,即便注意到自己在看他,也一直没有问怎么了。
夏萧着实不喜欢管理太多事,但因为天命的情义,他自然不会危及荒兽,他和阿烛都没有那种想法,可该如何处理天下事,这成了个难题。
不过到大森林后,聚集学院几位学子聊一聊,便不会一筹莫展。这般想时,夏萧三人皆无比期待,当前大荒,只有他们这些人乃学院学子,如今能聚在一起,已是极好。
天命也怀念他们坐在一起的场景,除了当年在山麓学堂,之后便很少有那样的机会。可他心里不安,瞥一眼王兄,见其暂时放弃和夏萧谈那件事,开口问:
“夏萧,你有没有怪我?”
因为天命已化原形,夏萧和阿烛都坐在他的背上,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夏萧还是微微一笑,不再那么严肃,以近乎安慰的语气说:
“我知道你已努力,而且荒兽不朝人类开战,已是极好的事,不用自责。”
“我只是没想到……学院会全军覆没。”
“不止学院,走首教会、冒险者工会、棠花寺,还有很多国家的修行者皆死在这场战役中,我和阿烛只算侥幸活下来的人,也与死亡擦肩而过。而且就算你来,就算荒兽大森林里的所有存在都加入到此次战争中,也不会有更好的效果。反而只会给雀旦更强的力量,说实话,若我和阿烛醒来,连你都见不到,就真的没有任何依靠。”
夏萧说完,陷入极深的沉默。他说的倒是实话,可令天命听着心里难受,不过一日一夜,整个大荒都变得荒凉起来。原本,他觉得这样是一种再好不过的事,因为要想令兽族崛起,人类就得相对的变弱。可没想到这一变,整个学院都被颠覆,令天命心中极为绞痛。
学院令天命感受到了荒兽大森林没有的活力,也令其懂得人类口中的人情味,但人间烟火气很快即散,只剩空荡荡的一片。
兴许是想到那片空无一人的桃林,三人都陷入沉默,有再多话都成无言,最终惆怅消逝,不留半点于心中。这番走了很久,夏萧突然说:
“我想看看其外世界。”
在寂静世界赶路的确要快些,因为受到的束缚小,且便于撕裂空间。可这里太过单调,乾坤皆一色,没有半点活物。夏萧与阿烛便回到现实多彩世界,站在龙背上看人世。这里多姿多彩,可仅限于颜色的增多,生气早已不足以前浓,还有就是地面的村庄,根本没有多少人。
“我们已经过了荒兽尾角,进了南商对吧?”
“嗯!当前正在南商东南角,再往上穿过一段地域,便能到大森林。”
虽然昨天过的极为漫长,像经历了一个战争世纪,可夏萧的确没记错,但这里的村庄,怎么皆成废墟,没有半道人影?
在他疑惑时,首先排除陨石带来的影响,否则房屋便不是倒塌那么简单,而是在那道冲击下化作粉碎。那为何没有生灵?
从空中落下,夏萧和阿烛显得多愁善感,但天隆就算心中有再多看法,也不好说些什么,甚至还要化作人形,落在三人身后,以表礼貌。
哐——
天隆暗自摇头时,夏萧钢铁所成的右臂落地,将石板砸出一个坑来。而后,地面有岩石升起,和夏萧的肩部连接,像一手臂,也将这片大地上发生过的事再一次在夏萧脑中演出,令其沉默许久。
昨日,一股魔气从南海打来,源源不断,令大半个荒兽尾角崩碎,被海洋淹没。
而后,南商东南处大地上的居民们也在那道气浪下消逝,化作一缕缕生灵之气被吸收。这等范围之广,是夏萧不能理解的。但雀旦说,阿烛曾把整个大荒生灵的性命掌握,那等力量,无疑比这还要强,当真恐怖如斯。
夏萧的能力,已逐渐跟不上眼界,以至于他心中有些着急,暂时也多了些心事。起身,夏萧对天隆行礼,极为不好意思的说:
“王,我们能和天命去大荒巡视一圈吗?”
天隆点头,道:
“请随意,大森林永远欢迎你们。”
“多谢。”
“恕我不能久陪,还要回族中处理天外陨石一事。”
被无数荒兽拥趸的天隆,时刻都想着自己的种族。夏萧行礼后,觉得自己时间被浪费的天隆冷着脸离去。可天命扇动双翼,带着夏萧和阿烛飞在这片偌大苍穹上,且保持着距离,令他们能看清地面上的场景。
阿烛见到夏萧锁着眉,始终盯着地面,不禁有些疑惑。可她渐渐明白,不是夏萧的实力变弱了,是她的实力变得更强。阿烛也不知道自己这股力量究竟有多强,可能压制天隆,便在如今的大荒上乃当之无愧的巅峰。
后知后觉的女孩无比高兴,就是路过小山村时,还未来得及兴奋,便失落下去,面色低沉的可怕,更是布上前所未有的颜色。
阿烛的情绪夏萧察觉到,可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慢慢的,看着地面的他知道她为何如此,但这大地,失去的还不止是几个人那么简答。
天命继续朝东去,自大夏王朝西部的昔阳城起,便有一些居民,但为数不多。其后,倒有不少大城市存在,其中居民不少,就是一个个精神不足,垂头丧气似无任何盼头,只是等待着死亡。
城中店铺皆关,所有人都抱着自己的心爱贵重物在院子里晒太阳。趁着太阳正好,再不闲散的躺躺,就真的没机会了。死到临头,只有极少数人抱着自己的金银珠宝,更多人抱起妻儿,却不知自己的孩子已长这么大,重到压的腿疼。
再朝东去,便至斟鄩地域。
这里本是一片肥沃的土地,可现在变得极为贫瘠且荒凉,空空如也的殿堂和庄 严肃穆的黑城彻底没了神采,只有一片惨状。这里的变化极大,令天命在天空盘旋许久,可那无数墙壁上,被映上魔气所成的黑色鞭痕,像魔气鞭策过此处。
夏萧本想去夏府看看,可一想到那没有半道人影的庭院便没了兴趣,到勾龙邦氏走了一遭,便又去西边,朝大森林而去。
这么一走,夏萧本就低落的情绪再度低靡,阿烛亦然。他们都失去自己的家人,这是无比清楚的事,开战前便有这等最坏的预想,可真正面对起来,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比起大夏,勾龙邦氏因为地广人稀,也因为遭受北部的冲击太多,更多人死伤,无数城镇受到损坏。如此一看,无论是海中天上,还是广大陆地,都遭受严重的迫害。这等损伤,令夏萧深深吸一口气,险些吐不出去。
到达大森林内部时,不远处的伤疤从森林外围来,也像从天际直到地面。那等漫长和面积之广,令夏萧和阿烛见之沉默。
天命能看出夏萧和阿烛的心情,便带着他们来到一间曾住过的房间。
“也不是第一次来,有什么需要请自便。那个……婢女在门口,有事就叫她,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就让她来找我。”
婢女这个词,天命想了一会才想到,夏萧拍了拍他的肩,说了声谢谢。天命挤出几丝笑,现在这等特殊的时候,做些这样的事又算什么?
“明早我会将其余人找来,现在先歇息吧!”
夏萧和阿烛点过头,躺在温暖的床上,没有说任何话便闭上了眼。
两人现在实在太累,因为发生的一切根本扛不住。不知不觉中,夏萧恍恍惚惚的走进一片沙漠,其中只有金黄色的沙砾,偶尔风吹过,沙丘消失,直露其下骨骸。白骨少了右臂,没了左手,安然躺在滚烫的沙砾中,骨骸朝着天,似望着太阳不断变迁。
阳光可照万物,但难以完全穿透黑龙城堡。这座城堡笼罩在龙威和钢铁铅色中,始终有些阴暗。地下殿堂中,天隆问:
“转的如何?”
“四处皆很荒凉,他们也有些累,暂时歇息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当前大荒的局势十分复杂,天命便不想顺王兄心意,令夏萧和阿烛心寒,埋头在床上的他们,已是真正的无家可归。可因为兽族的处境也很难,天命便只有点头,可转身时,又有些犹豫。
最近天隆对天命极不耐烦,此时更是不满问:
“有问题?”
“没有,你派人去北境长城了吗?”
“去了,没一个活着,全都死了。”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留在哪的人要么是普通人,要么是伤员,靠什么活?
“哎……”
叹一口气,天命脸上露出几股无奈的苦笑,果真世间再苍茫,不及心中荒凉。可惜啊,学院的几间青瓦房,不知何时才能有人再次走进。也可惜他那些可爱的学弟学妹们,连最终一战都没见着,便成了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