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權寵新娘蜜如甜笔趣-305 趕走耿逸懷閲讀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春兰恳求三公主无果,又跪着求乔涵儿,“主儿,我那可是替你花钱办事儿,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乔涵儿撒开春兰的手,她怎么可能会救春兰,她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哪还有闲情功夫管她这档子破事。
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笔趣-305 趕走耿逸懷閲讀
“主儿,你这是要过河拆桥吗?主儿!”
春兰对乔涵儿特别的失望,想要反水乔涵儿,却被乔涵儿提前支唤人堵住了她的嘴巴。
“世子,她在胡说八道,我可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乔墨儿嗤笑,什么叫做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感情前些日子在耿王府她要灭自己口是闹着玩呢?
“哈哈,你说的这儿话还真是好听。耿逸怀,本公主就想问你一句话,你是选和她和离还是被我一纸休书给废了?”
三公主霸气的让耿逸怀选择,耿逸怀知道自小没有父母难受之处,自是不会对乔涵儿做出过分举动,他也只是在等乔涵儿把孩子生下来,过继给三公主,他查过三公主的医案,三年来一碗一碗的坐胎药往肚子里喝,可肚子始终是没有反应。
他也想过要和她有自己的孩子,但不代表就得扼杀了别的孩子,一开始他是不想留下乔涵儿的孩子,但是他母亲婉娘说了,是一条生命,他自然就顺理成章,甚至根深蒂固的认为乔涵儿的孩子必须留下来。
“如果三公主非要这般无理取闹,那本世子就很坚决的告诉你,这个孩子我留定了。”
“很好,耿逸怀,咱们夫妻今日就如同这个衣袖一般。”三公主抽出侍卫佩戴的剑割袍断义,“一刀两断,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好。”
耿逸怀点头同意到,乔涵儿也没有想过耿逸怀会如此护着她,这边还没来得及感动,三公主又做出了一个令人激动的事情。
“所有人听令,自即日起,耿王府从此改名为月离府,成为本公主新的府邸,至于耿世子的衣服,物品现在立刻给我清扫出去,你们若还想留在月离府,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行动起来,本公主有些乏了,看不下一些碍眼的东西。”
三公主此话一出,所有的仆役都愣在了原处。
就连耿逸怀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305 趕走耿逸懷推薦
“三公主说的话,都不管用了是不是,你们是耳聋了还是哑巴了,还不赶紧行动起来。”乔墨儿看见嫂嫂这般惩罚耿逸怀,不免也替她多说了几句话,将这些下人们震慑一番。
“我看你们谁敢动我耿王府的东西?”
耿逸怀发怒。
“我敢。”三公主说道,“耿逸怀,你应该不知道在我们成婚的时候,你自己亲口允诺了我的父皇,绝对不会有和离的那一天,如果有和离的那一天,你会净身出户离开耿王府。”
耿逸怀嘲笑道:“呵,我耿逸怀从未说过这些话,何来净身出户这一说。”
三公主拍掌,让人呈上了一个折子,“你们都看看吧。”
耿逸怀记得这个折子,但不记得折子上写了什么,当时皇上临时让他娶三公主,他怕婉娘的事情暴露,所以毫不犹豫的在这个折子上盖了手印。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被皇上给算计到。
乔墨儿看着折子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如果和三公主有和离,或者有一方被休,耿逸怀都得净身出户。
“哈哈哈,这叫什么耿逸怀?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乔墨儿大笑,“那嫂嫂,不对,三公主,我是不是可以搬到月离府来住啊,我好想我在月离府的床哦。”
乔墨儿这般撒着娇,原本是撒给三公主看的,却在韩云熙那扎下了根;“墨儿,你是觉得在云墨坊住的很不舒服吗?”
“哪有,我这不是在替三公主说话嘛。”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305 趕走耿逸懷看書
乔墨儿向后踢了一脚韩云熙,叫他别添乱,本来就是一锅粥了,他再来添乱,她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睡觉啊。
“随时都可以住,只要墨儿你喜欢就可以。”三公主轻拍乔墨儿附在身边的手,“那耿逸怀,现在劳请您移步离开月离府,你也知道我对你有情,所以关于你的东西我会一件不落的清理出府,包括这个小贱人。”
“你不能赶我们走,这里是耿王府,不可以变成月离府。”
乔涵儿若是被赶出了耿王府,那她岂不是要和耿逸怀去军营住,她住惯了一个大别院,怎么可能会和耿逸怀去山野之处居住呢,这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她绝对不会这么委屈了自己。
‘啪’,三公主一巴掌扇到了乔涵儿的脸上,“以前我是耿王府的当家主母,想着以和为目,现在我已经不是耿王府的当家主母了,你这个小小的侧妃,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想来在耿王府里待着顺畅了些吧。”
三公主轻拍一下耿逸怀,从他的侧边经过,斜眼笑去:“我念在你怀着耿逸怀的孩子,可以饶你一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乔涵儿跪起来,“我又何罪之有?”
“本公主说你有罪你就是有罪,本公主说你什么就是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我嘴,你真当我是吃素的吗?”
“姐姐,你都和世子和离了,为何不能给我们一条生路,非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呢?”
“我对你赶尽杀绝,你对宸儿说了什么,以至于他现在除了我之外,谁都可以接近他!”
“我能说什么,还不是姐姐你和世子吵架的时候,自己说漏了嘴,我也不过是看到小豆芽看见了,也听见了,帮他巩固一下自己的身份,别整天拿着世子长子的身份,在人前晃来晃去,毕竟我肚子里的才是耿世子的长子,所以请问,涵儿何错之有?”
“你这是在怪本公主了?”
“涵儿没有,涵儿不敢。”
“没有就闭紧你的嘴巴,赶紧麻溜的和你的世子离开耿王府。”
“姐……”
乔涵儿话还没说完,乔墨儿就扶起地上的乔涵儿,“涵儿妹妹,慢走不送咯。”
耿逸怀自认倒霉,为了一个孩子赔了一个夫人,还赔了一个府邸,真是人生最大的败笔啊。
乔墨儿搀扶着三公主一同护送乔涵儿还有耿逸怀出了耿王府。
“你们几个,去把那牌子给我摘下来,明日叫师傅做一个新的牌匾送来。”
三公主指挥着小厮赶紧去取牌子,小厮们自然不敢得罪三公主,纷纷去取牌子下来。
耿逸怀望着被众人砸下来的耿王府牌匾,双手捏拳握紧,青筋暴起,想要暴揍这些仆役,但三公主一个不屑的眼神,就让他憋住气,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