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西門慶之九世劫 線上看-一九一 西門大官人論手感,岳父大林總提婚事相伴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80场第1场次——各怀鬼胎逛花园。
在林公馆,吃完了午饭的四人,在花园里散步消食,小狮子还是一人霸占两个男人,看得樊六霄眼馋。这个花璟末吝啬地连一个眼神都不给自己,更何况是挽着胳膊散步——想都不要想。
小狮子平时也不是很爱挽着大林总的胳膊,可是一有樊六霄在的时候,她就下意识地要离老爸更近点,她在不自觉中宣示对方——老爸是我的,休想夺走。
她在心里是鄙视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姐姐——樊六霄,容貌上乘,可以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又毕业于名牌大学,自己自立创业,家里还有个财力雄厚的老爸;在外,追求者如云,怎么就看上了老爸,走在一起像是父女,偏偏年龄相差悬殊,却开启了一段忘年恋。这些是小狮子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
大林总看到大家吃得尽兴,氛围融洽,心里想提小林总那个二号拘禁地的事,又怕破坏了氛围,竟是压了下去。
花璟末的心思更繁杂,怎么就招惹了樊六霄——潘金莲这位姑奶奶的青睐了呢?爹妈给的俊脸,没办法。可是,她就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狐狸精,自己还被她给调戏了,真是烦恼。还有自己破坏小林总二号拘禁地的事,大林总无辜折损了一百万呢,他又准备怎么拷问、试探自己呢……
这些人,虽然走在阳光下,穿梭在花丛间,却各怀鬼胎。还不如西门大官人这个阴魂逛得爽快,来得开心,他正一门心思地趴在樊六霄的肩膀上搞些小动作。
他轻啄了一下她撅起的樱桃小口,不可思议地问:
“你这张嘴啊,曾经就是得理不饶人。我西门府里所有小妾的嘴加起来,都没有你能说会道。会撒娇,会讨爱。”
他又钻进了她的衣领,一路的攻城略地之后,叹息了一声:
“现在的女孩,就是爱什么A4腰、蜜桃臀、4cm手腕?还要锁骨放硬币、胸部夹铅笔?对于女人身材的要求、追求真是刻板、古板,导致她们以瘦为美,减肥药、催吐、节食…….弄得手感太差!”
“想当初,我的潘六儿肌肤圆润,一搭手就是柔滑棉软。而这个樊六儿,整个一个柴落堆,哪哪都咯手。整容,胡填的啥吗?硬邦邦……唉,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才是真正的美。”
樊六霄在他们后面落了一段距离,她越走越感觉不对劲,自己怎么无辜发冷?抬头看了看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没起风啊?怎么浑身发冷?还冒冷汗?
她叫住了他们:
“林总,我要上楼去休息一下了,有些累了。”
林总看到她脸色苍白,她却拿眼看花璟末,花璟末却正在整理小狮子的刘海,像一个体贴入微的大哥哥,又像一个满含深情的恋人。
大林总听到久违的一声林总,有点恍惚,她不是一直喊自己“兴哥”吗?想想也是,在孩子面前呢,还是收敛一点吧!他不知道,在有花璟末的场合里,他宠爱的樊六霄总是想着要和自己撇清关系。他走过来,温柔地说:
“我喊小眉过来陪你上去,我还有话和璟末他们说。送走了他们,我就上来陪你。”
樊六霄嗯了一声,就由眉儿陪着上楼了。
西门大官人紧跟其后,她虽然玩死了他,可是,她曾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妾。在弥留之际,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层苦苦求吴月娘善待她。他还是迷恋她,就像鸟儿迷恋天空。
剩下了这三人,小狮子依旧一边一个,他们像最幸福的一家人。这个时候,大林总说出了酝酿已久的话:
“璟末,我想……给你和小狮子举行一个订婚仪式。你父母那里,比较排斥我们——送的东西不收,连门都不让进。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花璟末以为是询问二号拘禁地有关的事宜,没想到开口竟然是订婚——太突然了吧?
这个时候,小狮子拉了拉他的胳膊,他的眼睛对上她的黑眸子,他没得选,他柔情万种地说:
“那要看小狮子愿不愿意当我的新娘子喽?”
小狮子不顾老爸在场,环住他的脖子就吻了他一下脸颊,开心地说:
“愿意,当然愿意喽,只要是跟着璟哥哥,吃糠咽菜,杀人放火,我都愿意。”
大林总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宠溺地说:
“你个小女孩,不知羞不知臊就算了,还说什么杀人放火呢?反了你了!”
大林总转过来对花璟末说:
“那就由我敲定日子,准备宴席,到时候你们两个主角按时到场即可!一切都不要你们操心,你们上好班,谈好恋爱,我就等着抱孙子喽!”
小狮子一下子跳过来,捂住他的嘴说:“老不正经的人说得就是我老爸,说什么……”自己还说不出来,羞红了脸,像秋天里的红柿子,看得花璟末超爱,想要上去咬上一口。
扣人心弦的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討論-一九一 西門大官人論手感,岳父大林總提婚事相伴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九一 西門大官人論手感,岳父大林總提婚事讀書
上班时间到了,大林总乐呵呵地把他们送出了大门,由小狮子的贴身保镖小周,一一送他们去单位。
花璟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个劲地发愣,自己又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第一次,是在“姥姥大锅台”,自己控制不了附身在自己身上的西门大官人,上了美色计也就算了。怎么每次见了林虺儿就全身心地被她吸引,非和她腻歪着才舒服呢?
还有订婚,借用古代女人“初嫁从亲,再嫁由身”再嫁的话,用在自己的身上,也应该是“初娶从亲,再娶由身。”可是,自己的再娶并非是由自己而定啊!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当着小狮子面,何止订婚,就今晚洞房都是人生最喜的事了。可是,一回来,想到和小狮子订婚,心里就凉了个透,自始至终,自己想的可都是那个人——白丽华。
白丽华,对了。她中午下班的时候好像来找我,我一见到小狮子,身不由己地撇下了她。她,她,她怕是伤透了心。我,我,我怕是落下了一个渣男的恶名。
对,我要去找白丽华,还上什么班?谁爱上谁上去,我马上就要身不由己地嫁了别人了!什么吗?气糊涂了,我是娶的男方啊!什么时候成了待嫁闺中的小娘子了?
他非常奇怪,自己回来好一阵烦恼、自省、自愧、抓狂……都没有引来心底的那一个声音,他此刻莫名地想念他了——西门大官人。
好歹出来,陪我说阵话啊!父母、同事、朋友不能说的话,都说给你了,你或是安慰、或是讽刺、或是激愤……都让我心里好受。
他在心里头次撕心裂肺地喊着:
“西门大官人——西门大官人!限你十秒钟,阴魂归位,不然将你彻底扫出门!”
“我要在心里倒数了,十——九——八——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