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三十章    夜聞火蛟闖術門看書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火蛟是伤还是如何。
当下的钟文却是无所知晓,也只能从百事通的话中得知罢了。
真要是受了伤,钟文心中也开始有些焦急了。
当然。
钟文也无法确定,百事通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就好比这术门的地底之下,到底有没有火蛟。
毕竟,这玩意不是谁都能见得到的,也不是谁都能圈养的,更不是谁都能控制住的。
据钟文所知。
火蛟乃是野生之物,想要控制住野生之物,何其之难。
再者。
火蛟与着黑和白一般,都带着一些灵性。
不是谁都能骗得到手的。
而且。
火蛟的生存之地,乃是一定要有着一大片热源之地,才能生存,放在贺兰山北山之内,钟文无法想像。
贺兰山这一带,大多还是以石炭居多。
这石炭之地,又如何来大片热源呢?难道整个北山之下的石炭都在燃烧吗?那这术门还能呆人吗?
太多疑问了。
可是。
就算是有太多的疑问,钟文也得到这术门走一走。
火蛟,对于钟文来说,太过重要了。
“百事通,让百家楼的门徒都退出北山吧。”钟文思前想后,心中最终已是有了主意了。
百事通闻话后应道:“是,长老,我这就通知所有门徒退出北山。请问长老,可需要我等辅助帮忙?”
“不用,术门不是你们所能去的,另外,把百家楼在术门所消失的人员名单给我,明日夜晚,我去术门看看。”钟文哪里需要百家楼帮忙。
就这术门可不是百家楼的人员能介入的。
不要说是百家楼了。
就连钟文心中都带着些许的担忧。
毕竟。
术门有雷火弹。
这玩意在钟文的眼中,那就是大杀器。
这要是放在地面之上,钟文到是不惧。
可是这是在术门的地底之下,而且还是钟文从未进入过的地底之下,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真要是术门那地底之下很深,而术门又与自己不合后,给自己来上几颗雷火弹,或者要与钟文来个同归于尽。
那可就真是得不偿失,说不定钟文就得与着墨门的人一样,埋在那地底之下,死无入棺啊。
当日夜,很深。
钟文离开了灵州,离开了百家楼,没过片刻,就已是到了术门所在之地的那个山凹中。
再一次来的这术门之地。
术门给钟文的感觉,依然阴森。
一些圆顶的小石屋,静静的立在山凹之内。
没有一丝的声音。
哪怕就是虫鸣声都没有。
钟文没有说话,也没有吭声。
此次。
他只不过是来探查一番,却是并不打算进入术门。
钟文静静的坐在一座圆顶小石屋之上,两眼紧闭。
可是。
这双耳,却是像是扫描仪一般开动了起来,聆听着四方的声音,以及各圆顶小石屋之下的声音。
一切寂静。
一切无音。
许久。
正待钟文准备离开返回灵州之时,耳中却是突然传来了一丝丝的声音。
“嗯?”钟文双眼睁开,往着不远处的一个圆顶小石屋方向瞧去。
没过多久。
不远处的那个小石屋中,传来了机关的声音,同时,也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火蛟也真是的,每一次都得吃肉,现在好了,人都吃了这么多,连干活的人都快没有了。也不知道长老他们为何这般看中火蛟,这都多少年了,也不见火蛟挖到什么好东西。”一位男性声音传入至钟文的耳中。
“你就别说话了,听长老他们的话就好,一会我们潜入到灵州附近,抓几个人交差就好了。”又一位男性声音传入至钟文的耳中。
片刻后。
那两人的声音渐消。
随之而来的。
是两道人影,从那圆顶小石屋中走了出来。
这二人到也心大,根本也不往不远处的石屋顶上瞧,而是径直的离开了小石屋后,就往着外面纵身而去。
或许。
他们这些术门之人,根本就不曾想过,或者根本就不担心有人会潜入到术门之地吧。
毕竟。
术门的名声,放在外面,那绝对是一个有进无出之地。
钟文坐在那小石屋顶上,听着那二人的话语,心中终于是确定了,术门的地底之下,真有火蛟。
这让钟文心中甚喜。
而且。
从那二人的对方当中,自己虽未听出火蛟有无受伤的情况。
但却是知道了。
被术门所抓回来的人,估计被那火蛟给吃了不少。
“看来,那太乙门的人被抓进这术门,想要活命,想来是难了。”钟文心中回想起百家楼曾经传给他的消息来。
不久后。
钟文纵身至半空,往着那两名术门弟子追去。
精华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三十章    夜聞火蛟闖術門看書
黎明之际。
钟文这才目睹着这二人抓了好几人回了术门。
在这段跟踪的时间里。
钟文也没有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来。
天明之后,钟文回到了百家楼。
“长老,可有消息?”百事通一见到钟文后,就打探起消息来了。
钟文缓缓的点了点头,“术门之下,确实有火蛟的存在,至于有没有受伤,目前我还不知道。”
“长老,那你今晚可要行动?”百事通好奇的问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九百三十章    夜聞火蛟闖術門看書
钟文坐下后,若有所思,“看情况。”
今夜行动不行动,钟文此时也不知道。
已是确认术门有了火蛟,而自己要不要闯一闯术门,当下的钟文,心中也没法确定。
或许还会继续监视几天这术门吧。
百事通静静的站在一边,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午。
百事通又过来见了一回钟文,说了一下天荒之地所谓的宝物。
当钟文瞧过天荒之地的宝物后,连连摇头。
“这些东西,你们自行处理吧,不过,书籍或者秘籍类的,抄一份送到龙泉观去。”钟文看不上天荒之地的那些宝物,到是书籍一类的东西,到是向着百事通吩咐了一句。
“是,长老。”百事通当然是没有意见的了。
要不是因为钟文。
就天荒的这些东西,也到不了百家楼。
至于当时天荒之地的人有没有私藏,谁又知道呢。
总之。
钟文本来就看不上天荒之地的东西。
事后。
钟文到是想起了地荒之地来。
据自己二师傅所言。
地荒中虽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但其各种秘籍还是挺多的,到是可以搬回龙泉观来。
太阳西沉。
渐渐的,夜色上演。
子时。
钟文再一次的来到了术门所在之地的山凹之外。
静,依然。
钟文不知道这术门的人何时再会出来。
索性。
这一次却是大张旗鼓的从半山腰,往着山凹中走去。
一步一缓的,甚至也不怕弄出什么动静来,更是不怕这术门的人发现了他。
而此时。
术门之下。
“宗主,宗主,我发现有一人闯入我术门。”一位术门弟子,正紧急往着术门宗主所在的洞穴中奔去。
术门宗主鱼肠闻声后,睁开眼来,很是不悦的看向那弟子,“那人是天神还是天将,让你如此急色,我术门何时需要看别人脸色行事。哼!”
鱼肠对于这名弟子打断他静修,哪有能高兴的。
不过。
鱼肠到是起了身,心中也想看看,这半夜三更的,还有人不知死活,独闯他术门之地。
最近这几年。
到也有人闯入术门之地。
可是。
那些人也只不过在外围罢了,甚至,连北山都没人敢踏时一步来。
而那些人,此时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在下面干活呢。
那弟子知道。
自己的着急模样,让宗主不悦了。
但见宗主起了身,随即引着鱼肠往着观察点而去。
如果此时的钟文知道。
自己如此大张旗鼓的闯术门,这一到半山腰,就已是被这术门的人所知道了,心中必然会惊奇。
就这北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
自己这才到达半山腰,这术门的人就已是知道。
可见那术门的地底之下,其洞穴连通,八通八达的了。
要不然。
这术门弟子,又如何能发现自己呢?
而此时。
钟文已是到了山凹之中,静立于一座圆顶小石屋之前,而这一座圆顶小石屋,也是这山凹之中最大的一座。
有道是。
最大的,那必然是最大的出入口。
更或许是这术门的宗门口。
钟文冷眼看着那座小石屋之时。
地下的鱼肠,也已是通过观察口,瞧见了外面的钟文了。
“原来是这小家伙,正好,曾经被鬼手救得一回,今日我却是不能让你逃了。”鱼肠一见来人乃是曾经所遇到过的钟文后,眼中立马闪动着不快来。
而此刻的钟文。
正欲动手轰击那石屋之时,耳中却是突然传来了声响,钟文只得停手,静静的看着石屋内。
片刻之后。
石屋内的机关响动,没过一会儿,鱼肠带着两名弟子出现在钟文的面前。
鱼肠三人一出现后,就笑着看着钟文,“原来是你个小儿啊,怎么,想过来报当年之仇,还是想给我术门添加苦力啊?”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三十章    夜聞火蛟闖術門熱推
钟文定睛一看,来人自己也算是认识的。
而且。
此人还是曾伤过自己一剑的那名术门宗主鱼肠。
十年前。
鱼肠乃是先天之境十二层。
而那时的自己,也才先天之境十层。
可当下。
钟文却是发现,十年之后,鱼肠到也从先天之境十二层,突破到了先天之上三层了。
如此天赋,也算是很牛的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三十章    夜聞火蛟闖術門推薦
但据钟文所知。
鱼肠被卡在了先天之境十二层许多年,而这一突破,十年时间,直破一个大阶层,更是连过三小层,到了这先天之上三层。
足以见这位鱼肠的天赋,比之别人来,要好上不少,要不然,他鱼肠也不至于能做这术门的宗主之位。
“十年前,你给了我一剑,今日,我却不是来报仇的,我九首想见一见你们术门的话事人柳叶。”钟文淡淡一笑的回道。
报仇?
算了吧,自己可是来弄火蛟胆的,如真要把这鱼肠给杀了,那自己估计与这术门也就成了死敌了。
至于能不能弄到火蛟胆,钟文心中也是有所计划的。
不管如何。
与术门成死敌,那也逃不离的。
有道是。
自家的灵宠,又怎么可能甘心把火蛟胆交给钟文呢?除非有大恩,或者不得已的情况。
随着钟文的话一落后,鱼肠却是鄙视的看着钟文,“哈哈,想见我们太上长老?你有那资格吗?即然来了,那就别走了,给我术门做苦力吧。”
鱼肠的话一出,立马就扑向了钟文。
可是。
当鱼肠扑向钟文,来到离钟文不到半丈之距之后,却是寸尺不得进,而且连抽身都没有可能了。
顿时,鱼肠大惊。
“你对我做了什么!”鱼肠大惊之下,更是惊恐的大呼。
此时的钟文,内气翻涌,一股庞大的内气,控制着鱼肠。
“柳叶,尽然到了,那就出来吧。”钟文没有回应鱼肠的话,而是看向那石屋之中。
就在刚才鱼肠与钟文说话之时,那石屋之下,却是传来了一些脚步声。
虽说。
钟文并不知道,那位术门的最强者柳叶是否在其中,但却是依然大声的向着那石屋内喊去。
随着钟文的一声大喝之后。
石屋中顿时走出来好几位。
为首的,并非钟文所要见的那位术门太上长老柳叶,到是那术门的上代宗主毒雷,以及那长老飞鹰。
毒雷一干人等一到,就感觉到了不正常。
甚至,他们也感受到了一股内气散布在周围。
钟文在见到石屋中走来一干人等后。
到是直接把鱼肠给放了。
而随着鱼肠恢复到了自由之后,惊恐的往后退去,“长老此人有妖法,要小心。”
“你是何人!”毒雷他们一听鱼肠的话后,心中虽有些不明,也有些惊怕,但依然想知道钟文是何身份。
“九首,太一门九首,你是毒雷?”钟文除了这鱼肠之外,术门之人基本都未见过。
而毒雷他们这一干人等,也是从自己三师傅鬼手的嘴里所知的。
当下,钟文也只能从外貌和装扮去猜测了。
“我正是毒雷,敢问阁下为何要闯我术门?难道我术门与太一门有什么间隙吗?如果我术门有所得罪太一门的话,还请阁下见谅。”毒雷一听九首之名后,心中大动,赶忙软声而道。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九百三十章    夜聞火蛟闖術門讀書
太一门九首之名,对于他们长期在这地底之下,本不该知道。
可是。
太一门九首之名,他们却是早已知晓。
不过,他们知晓的途径,却是来自于巫门之主的枯木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