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燒陰窟,奇怪銀球閲讀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数百分身,上千飞剑。
原本还算宽阔的洞窟,此刻竟然显得有些拥挤,再加上每一个分身都凶悍无匹,赤麟等人顿时有种面对军队的感觉。
“这…这,幻术?”
赤麟手下的青蛟山主此刻也没了刚才的悠闲劲,声音有些发颤。
老龟妖眼中血光大冒,不露痕迹退了两步,“不,是真正的分身术!”
灵教教主赤麟先是惊愕,随即冷漠的眼中贪婪之色渐浓,“好术法,人族,若交出这个法门,我可饶你一命!”
张奎乐了,“呵呵,却是个真小人,眼馋我术法的人多了,敢明目张胆要的,你还是第一个。”
说着,露出森然白牙。
“就怕你没命拿!”
优美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起點-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燒陰窟,奇怪銀球鑒賞
“哈哈哈…”
赤麟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眼神变得阴冷,恐怖的血色火焰瞬间爆发,形成扭曲的巨大蛇影。
这血色妖火热力惊人,周围金属混杂的墙壁竟然都被烤得通红,已经有融化的迹象。
他死死盯着张奎。
“不知死活!”
说着,血色火焰如狂潮般向张奎席卷而去。
旁边退后一步的老龟妖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提醒:“别…”
然而已经迟了,就见张奎手中捏动法诀,鼓起腮帮子,猛然一吹。
呼~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燒陰窟,奇怪銀球讀書
阴冷的红莲业火呼啸而出。
双方都是血色火焰,只不过赤麟的妖火颜色偏淡炽热无比,而红莲业火则显阴暗,所过之处瞬间凝出寒冰。
一寒一热两股火焰瞬间相撞,轰轰轰,空气中竟然响起剧烈的爆破声,瞬间山摇地动,乱石崩裂。
“快退,这里要塌了!”
老龟妖一声惊呼,和旁边青蛟身形急转后退,但正在对峙的双方岂会相让。
轰!
张奎一声冷哼,随手将掉落的巨石轰碎,法力运转,喷出的红莲业火更加凶猛,甚至有朵朵红莲出现,在火焰中上下飘荡。
赤麟额头冒汗不知不觉退后了几步,心中有苦说不出。
他哪知道,眼前这怪物竟能喷出红莲业火,此物万物皆焚,就是他那妖火也被点燃,只能仗着法力通天竭力维持。
红莲业火…
怎么会有人把这玩意儿当术法!
张奎身旁一堆分身没有上前,而是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好像随时准备冲锋。
他想干什么?
赤麟当然查觉,顿时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觉。
是飞剑!
他刚刚想到,就将无数令人心悸的紫色煞光冲破血色火焰瞬间袭来。
这歹毒剑光他刚才就尝试过,隔空法力轰击沾染了一些都麻烦无比,自己这肉身恐怕更经受不住。
“退!”
赤麟再也不想僵持,收回火焰瞬间后退,同时挥手,祭出了一面斑驳青铜巨盾。
洞**轰鸣作响,这青铜巨盾古器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嗡嗡嗡弥漫着黑色灵光,瞬间将整个通道封闭。
三人刚松口气,就听得咚咚咚声音响起,青铜巨盾后方顿时出现了无数突起,紧接着整个盾牌开始凝结出寒霜,并且出现了裂纹。
“快走!”
赤麟瞬间转身即退,同时眉间砰砰直跳,对着老龟妖吼道:“此人到底是何来头,人族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怪物?”
老龟妖脸色发苦,“老夫也不知道,只听有人称其天生神人,海眼大军威胁,也顾不上理会,却没想到如此凶悍。”
赤麟脸色狰狞,“怪不得褒无心那贱人有胆来,原来找了这么个靠山,快,先拿到东西再说!”
先是器妖融合成的怪物一通乱砸,又被二人疯狂破坏,洞窟内到处都是塌方,那无处不在的黑雾明显变淡了一些,天然迷阵更是瞬间消失。
对张奎来说,彻底没了地形优势,而对于其他人,则像是漆黑的房间突然亮灯。
赤麟和老龟妖迅速撤退,发现对面就是自己几个手下。
白眼魔君和军师附身的蛇妖夫妇正在趁机作乱,一名鱼妖将军浑身颤抖飘在空中,眼角已经翻白,黑蛇口中吐出布满眼睛的肉触,正在向鱼妖口中涌入。
一名灵教熊尊者痛苦嘶嚎着,被器妖融合而成的恶瘤渐渐吞噬。
张奎则将青铜古器巨盾彻底轰碎,带着一帮分身凶神恶煞的冲了出来。
“教主!”
“龟老!”
“张奎!”
“百眼魔君!”
灵教和东海水府众妖连忙聚在一起,看着短短时间少了一半的人,个个头皮发麻。
说好的两教齐心寻宝,怎么混进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
赤麟几乎快要气炸,原本以为只有张奎混了进来,大不了聚齐人马围攻,却没想到还藏着军师和百眼魔君。
褒无心也不再躲藏,一个闪身来到了张奎身边。
她看了看凶神恶煞的张奎,又看了看眼色阴沉的赤麟,捂着嘴呵呵直笑:
“赤麟,论阴谋内斗,你可能有些手段,但自以为运筹帷幄,却是小看了天下群雄。”
“闭嘴!”
灵教教主赤麟瞪了过来,浑身杀意几乎凝成实质,洞**都隆隆作响,小石子不断掉落。
“叛徒,你该死!”
说着,金黄色的眼睛死死盯着褒无心,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
褒无心呼吸一滞,树叉般的黑色纹路顿时出现在洁白的脖子上,并且向着脸部蔓延。
“玩什么阴的!”
张奎哼了一声,随手解厄术洒出清辉,顿时帮妖女解了诅咒。
诅咒被破,受到反噬的赤麟一声闷哼,望向张奎的眼中多了一丝忌惮。
另一边,行迹败露的百眼魔君和军师也不再掩饰,随手捏死鱼妖将军,两股阴暗恐怖的气息顿时弥漫整个洞穴。
灵教和东海水府群妖面色大变,纷纷祭出神器,一时间各色灵光绚烂,洞窟轰鸣作响,大地都在震动。
“快住手!”
老龟妖连忙吼道:“百眼魔君,你们暗中窥视,必是有所图谋,老夫认栽。”
“但若此洞毁了,一切都是空谈,不如你我暂时罢手,先找到东西,再各凭手段,如何?”
“哈哈哈…”
军师附身的蛇女发出男女混合的笑声,“你这老龟却是会变通,怪不得能和百眼道友僵持数千年。”
“也罢,百眼道友停手吧。”
百眼魔君发出阴冷的笑声,缓缓收敛气息,老龟妖又给赤麟打了个眼色,群妖也停下法宝,警惕地望着百眼魔君二人。
随后,双方视线同时望了过来,张奎一声冷哼,褒无心则上前一步微笑道:“我此行,只是为迎回师尊遗体,不会参与你们的纷争。”
妖女耍了个花招,只说自己置身事外,却没提张奎。
“褒山主孝心可嘉…”
老龟妖一脸慈祥笑意,随后脸色顿变:“先干掉他们!”
褒无心确实好计策,先稳住双方,再做图谋。
但此时百眼魔君一方道行高,群妖一方人多势众,自然要先剔除他们这个不稳定因素。
可惜,军师和百眼魔君冷笑着不动,赤麟向前一步,又脸色阴沉的收回了脚。
老龟妖顿时脸色难看。
百眼魔君发出森冷的笑声:“你这老龟心眼不少,却忘了自己的身份,走吧,别耍小花招。”
就在这时,洞窟再次轰隆作响,碎石四溅,却是那器妖形成的恶瘤撑破狭小洞窟,铺天盖地涌了过来。
“走!”
老龟妖脸色难看,一身怒喝,身形瞬间消失在那洞窟幽深处,群妖和百眼魔君二人组也纷纷跟上。
张奎眼睛微眯正要上前,那赤麟却忽然转身,眼中满是疯狂,恐怖的血色爪印呼啸而出,瞬间轰击在洞顶。
“小子,留下断后!”
在赤麟的狂笑声中,洞窟轰然塌方,无数金属巨石落下,烟尘四起。
“该死,这个阴险小人!”
褒无心身后三尾摇曳着妖火,一脸愤怒,银牙紧咬,试图用法力阻挡洞窟塌陷,但面积太大根本没用。
而张奎已转过身躯,看着那奔涌而来的器妖恶瘤。
这东西本来的目标是灵教众人,因为他们身上带着仙孽崩溃后留下的诅咒。
但却没想被摆了一道,反而要由他来面对。
褒无心脸色阴沉,“张道友,此番大意,不如我们先行离开?”
张奎冷眼哼了一声,“东西还没拿到走什么,拿这玩意儿害我,却是打错了算盘。”
说着,剑指一凝,漫天紫色剑光顿时化为百米巨剑,伴着惊人死寂气息呼啸而出。
火熱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 ptt-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燒陰窟,奇怪銀球閲讀
轰隆一声巨响,那恶瘤顿时被剖开一道硕大的口子,破溃处沾染了紫色煞光,不断变白碎裂。
这东西虽然血肉带着强大腐蚀性,但在放射性恐怖的紫色煞光面前,还真不值一提。
恶瘤浑身剧烈颤抖,那些沾染煞光的组织瞬间掉落,眼看着就要合为一处。
“想得美!”
张奎捏动法决,鼓起腮帮子猛然一吹,血色业火瞬间如火龙般喷射而出,直接将恶瘤整个引燃。
洞内寒风呼啸,大片的冰霜开始凝结,而那恶瘤则疯狂颤抖,变成了石膏状的白色,随后一层层化为飞灰。
这玩意儿倒是结实…
张奎深吸口气,法力运转,加大了火力,恶瘤整个从里到外开始变白碎裂。
呼~
业火飞卷,白沙漫天,这个号称不死的器妖恶瘤彻底化为灰灰。
褒无心在一旁看的头皮发麻,这个张道友近身堪比凶兽,飞剑杀气冲天,更有多变恐怖的术法,还好当时听了元黄的话。
张奎自然察觉到了旁边女人的神色,却顾不上理会,皱着眉头伸手一招。
恶瘤焚毁后的白灰之中,一件物事飞射而出,落在了他的手心。
此物呈圆球状,银光灿烂,表面布满了云纹,更稀奇的是,银球周围环绕着淡淡灵雾,一个手掌大小的虚影随着灵雾飘荡。
身着黄甲,面目狰狞,肌肉鼓胀,只是眼中空白无神。
张奎眉头微皱,随着诸般术法通晓,他的眼光知识也是一日千里。
业火虽说万物皆焚,但也会提炼精华,此物虽不知什么用,但分明拘禁了个空白神魂,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燒陰窟,奇怪銀球看書
“这是…黄巾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