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6ko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分享-u1flf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老人非常流畅地在表格中填上了自己的名字,以一种在年轻的登记员看来宛如艺术般优雅简洁的字体——在接过递回来的表格之后,女孩不禁开始有些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一个“头脑已经不太清醒的老先生”,真的可以写出这一手好字么?
当然,女孩并不是专业的医师或德鲁伊,她自己也很清楚这点,凭借字体什么都没办法判断,但这短暂的怀疑仍旧让她好奇地多看了老人几眼,随后忍不住问道:“我能请问一下么,您前往塔尔隆德的目的是什么?我是说……您看上去已经不年轻了,参加开拓团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
“前往一片陌生的土地,见证一些陌生的东西,做一些惊险刺激而且可能对许多人有所裨益的事情,现在以上所有这些只需要填一个表格就能办到,这还需要更多的理由么?”老人以一种看无知小辈的眼神看着年轻的姑娘,“而且那可是塔尔隆德!任何一个神智正常的冒险家都会紧紧抓住这个机会,那是一辈子可能只有一次的机会!”
“这……您说的也有一定道理,”登记员仿佛被老人的热情所震慑,语气有些发虚地说着,同时更加怀疑起了自己对于眼前这位老人“病症”的推测——这似乎真的是一个充满热情、理智清醒的冒险者,而且饱含着对塔尔隆德的向往之情?
同时她也注意到了对方话语中的一个细节:这位老人将自己称作“冒险家”,而不是一般人口中的“冒险者”,这个细微的词根差别在粗枝大叶的冒险者中或许不算什么,但眼前的老人家极有可能是个有着良好教养的法师超凡者,那么“冒险家”一词就极有可能是带着自豪的头衔了。
涼辰微景
不过人类世界里有名叫“莫迪尔”而且很有名的冒险家么?年轻的登记员有点不太确定,毕竟她对这片大陆还缺乏了解——仅仅几周前,她还在遥远的塔尔隆德猎海豹呢。
名叫莫迪尔的老法师显然没有看出来窗口后面的年轻登记员本体是一名来自塔尔隆德的巨龙,他只是仿佛被眼下的话题勾起了思绪,不禁轻声自言自语起来:“其实我前往塔尔隆德还有一个原因……姑娘,或许我说出来你会感觉古怪,但那是一种感觉,一种仿佛……命运指引般的感觉,你能明白么?”
“命运指引的感觉?”登记员有点意外地睁大了眼睛,但紧接着便了然地微笑点头,“当然,我可不会感觉古怪——您看上去就是一位渊博的法师,强大的法师们偶尔确实是能感觉到命运和未来的,这是超凡者应有的力量——不过您的命运指引竟然会指向塔尔隆德,这确实有些奇妙……”
“不,姑娘,我说的‘命运指引’恐怕不是那样,我自己能感觉到——它跟超凡者的能力没什么关系,它来自我内心的更深处,指向一些被我遗忘的东西……就好像我曾经去过那个地方,然后在那里遗失了什么似的,而现在我要去把它找回来……”莫迪尔絮絮叨叨地说着,这一刻他仿佛真的变成了一个迟暮的老人,在回忆着一些连自己都不甚清晰的过往,“我有很多东西都记不清了,很多很多东西,但有时候……”
他突然停了下来,仿佛从某种迷醉中惊醒,一种尴尬的表情浮现在脸上,他看向窗口对面的年轻女孩,不由得笑了一下,摊开手:“抱歉,上了年纪的人就是这样,容易莫名其妙地感慨起来,你看,我跟你说了这么多没必要的话……别放在心上。”
登记员看着这位老人,她认真听完了对方所有的话,脸上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模样——在这里和每一个人类的交流对她而言都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新体验,而眼前这位老法师给她的感觉更有别于其他前来登记的冒险者们。
她露出一丝微笑,轻轻摇了摇头:“看样子您有着非凡的人生经历,衷心祝愿您可以在塔尔隆德找到您想要的‘东西’。”
随后她顿了顿,笑容变得职业化起来:“现在还有最后一步——填表之后请缴纳十六费纳尔的手续费用,这包括了您的登记注册费、冒险者凭证的工本费以及在您抵达塔尔隆德之后的基础向导服务,至于前往塔尔隆德的往返成本则由巨龙评议团承担,另外等到了目的地之后,评议团也会为您提供基础的营地和早期补给,至于之后如何在那片大地上展开一段史诗般的冒险,那就要看您自己的努力了。”
老法师莫迪尔笑了起来,从口袋中摸出两张崭新的钞票和一枚亮晶晶的硬币,一边递过窗口一边好奇地问了一句:“这时候我倒是有些惊讶了——我的表格上空了那么多没填,竟然真的可以通过?你们招募冒险者的标准难不成只要有一个名字就行?”
女孩怔了一下,表情有些尴尬,一边低下头接钱一边扯了扯嘴角:“这……其实还是有一定审核标准的,不过条件确实比较宽松,这毕竟是开拓早期……”
年轻的龙族姑娘感觉脸皮有些发烫,作为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巨龙国度的青年龙,她显然不如自己某些经常来人类世界游荡的前辈们脸皮坚固,有些话她真不好说出来:塔尔隆德缺人缺的厉害,能够帮忙清理污染区的冒险者当然是越多越好,事实上现阶段别说会写名字的冒险者,哪怕是不认字的来这里登记,但凡智力没问题四肢也健全的都能通过“审核”……
至于如此大量良莠不齐的冒险者到了塔尔隆德大陆之后是否会有秩序问题……经验丰富的老年巨龙们对此似乎并不担心。
女孩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低头忙碌,手中工作丝毫没有耽误——她从旁边的小抽屉里取出了一张秘银合金制成的薄板,使用一台小机器轻车熟路地在上面蚀刻好了“冒险家”莫迪尔的名字和一个编号,背面则刻上了对应的职业和一个随便填上去的出生地,这是个简单至极的工作,但女孩完全沉浸其中,每个动作都一丝不苟,就仿佛她无比享受着这种“有事可做”的时刻。
尽管她的工作内容仅仅是交接一些表格、制作一些铭牌罢了。
“对了,”女孩突然抬起头,她瞟了一眼旁边的表格,又看向莫迪尔,“您只填上了您的职业是法师/炼金师,但没有填您的职业等级,请问您的法师级别是什么?”
听到对面的询问,莫迪尔仿佛突然又陷入了困惑,他抬起手很随意地召唤出一枚法球,接着一边控制法球旋转一边皱起眉头:“我完全不记得自己曾加入过任何法师组织,也不记得有谁评定过自己的法师等级,而且我还忘记了自己许多法术是如何学来的,释放它们全凭本能……”
“那……我该如何给您制作身份资料?”女孩为难起来,“这一项比较重要,涉及到对您的任务分配,至少要填个等级才行。”
莫迪尔挥手驱散法球,一脸认真地看向窗口对面:“很强。”
登记员:“??”
重回鄉間
“你就填很强就行,”老法师一脸认真地说道,“我相信你们对此其实也不是那么在意,不是么?”
“这……好吧,‘很强’是不符合规范的,但我可以为您备注待定,”女孩无奈地抽了抽嘴角,低头飞快地完成了后续的制作和登记流程,随后将一枚只有寸许长的金属吊牌和一个巴掌大小的皮面册子递出窗口,“这是您的冒险者铭牌和手册,手册中包括您的基础信息和一些在塔尔隆德生活的指引,这两样东西是您在那边的通行证,请务必妥善保管——如果遗失,请第一时间到这里或者塔尔隆德的营地管理部门补办。”
“谢谢,”老法师接过这些用十六费纳尔换来的东西,随口问了一句,“那我什么时候以及从哪里出发?”
我家客廳有個副本 寶月流光
“您前往港口等待,一支往塔尔隆德运送物资的船队正在码头装货,其中有一艘船是客货两用,名叫‘冰上玛丽号’,明天上午十点起航,会有许多同期的冒险者与您同乘。您可以在港口附近的‘龙之吻’旅店歇息,凭借冒险者铭牌和手册,您可以在那里得到免费食宿——有效期截至冰上玛丽号起航前一小时。”
“精准的时间观念,我喜欢这个,”莫迪尔露出一丝微笑,收好所有物品,向后退了一步,“那么再见了,小姑娘。”
“旅途顺利——祝您有一场不留遗憾的冒险之旅。”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
“所以,接下来我只需要把自己的精神探入这个造型古怪的半球体,和里面的符文进行共鸣,就可以进入那个神经网络了?”
阿莫恩双眼紧紧盯着放置在自己面前的一台新装置,认真观察了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对身旁的弥尔米娜说道。
正在调试魔网终端的魔法女神从专注中转过头来,有些无奈地看了“自然之神”一眼,叹口气:“所以我前面两边教你的时候你都在想写什么?如此简单的流程需要再三确认么?”
“我只是有些搞不明白这东西的原理……毕竟它看上去和我们之前在广告里看见过的‘浸入舱’完全不一样。”
“它当然不一样,你忘记安装人员是怎么说的了么?它们是‘特制’的——从整体结构到神经索的接驳方式,否则以你我这样的体型,要多大的‘浸入舱’才能让我们躺进去?”
阿莫恩想了想,嗓音有些低沉地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想搞明白这东西和魔网终端又是怎么连接起来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盯着眼前的半球装置——它的尺寸比那台大型魔网终端要小,主体结构便是一个直径大约两三米的半球形魔法仪器,其银白色的外壳上以顶点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出了十余道弧形的金属结构,结构上遍布符文和晶体,又有仿佛脊椎般的人造神经索从半球底部延伸出来,连接到一个圆盘状的底座边缘,这台装置整体则紧挨着那台属于他的魔网终端,二者之间以符文拖链连接在一起。
此刻装置正处于待机状态,半球形结构内部安安静静,唯有表面的符文和魔力脉流如呼吸般缓慢涌动。
这台装置是在今天刚刚运到忤逆庭院的,与它一同运来的还有另外一套一模一样的装置以及一台大型魔网终端,那是高文·塞西尔承诺送给魔法女神的东西。
据说,这装置能够让不具备凡人神经结构的“神明”也可以连接到神经网络中去,用的是什么精神脉冲直连技术……阿莫恩对这个古怪的名字搞不明白,他只知道这个技术是由那个名叫卡迈尔的凡人创造出来的——这非常合理,因为那个卡迈尔也没有了躯体,他只能用精神力量和魔法装置交互,这一点与阿莫恩或者弥尔米娜倒是有些接近。
“如果你打算搞明白这玩意儿的原理之后再建立连接,那我大概可以直接联系高文把东西带回去了,”弥尔米娜终于调试完了自己的设备,扭头看到阿莫恩竟然还在跟那个半球较劲,终于忍不住念叨了一句,“你一个脱离凡人世界三千年而且原本也没有执掌过魔法权柄的‘自然神明’,怎么突然如此上劲地想要研究魔导装置的原理?太无聊了么?”
網遊之不落的黃巾旗
“我只是看你使用这些东西都那么轻松……”
“我们不一样,我比你聪明,”弥尔米娜随手一挥,两台魔网终端和两个半球形的连接装置应声启动,“那么最后确认一下,你到底还要不要连接这东西?你不连我可是要连的,到时候我可没时间再带你了。”
“连连连!”阿莫恩立刻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精神力量向着那银白色的半球延伸过去——他操作的非常谨慎,仿佛生怕自己强大的力量一不小心就会烧毁了这个精美而脆弱的“小玩意儿”,但最终,凡人们智慧的结晶抵抗住了神明的精神接触,那银白色的半球表面迅速泛起一层仿若实质的流动微光,代表连接成功的嗡鸣声随之从球体内部响起。
阿莫恩让自己的心灵下沉,让自己的精神敞开,这位有着庞大力量的神明小心翼翼地收敛着自己的心智,想象着自己正在通过眼前那小小的半球钻入一个“精致的世界中”,他觉得自己似乎正在通过一条狭窄的隧道,而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却能够与自己连接起来的感官正在尝试靠近自己。
这是凡人们的智慧产物。
他犹豫了一秒钟,选择无条件相信这些连接。
下一秒,一个闻所未闻的世界向他敞开了大门。
在那光影晃动未稳之时,他听到耳旁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
“用户‘高速公鹿’进入神经网络预连接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