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vpy人氣言情小說 機獅咆哮 ptt-第七百三十八章 全力一擊推薦-1apgs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雷霆剑光之下,与法阵无疑的巨大图案轰然破碎。
但,除了破碎的法阵之外,本应随之破碎的目标却已然停留在原位,与从天而降的雷霆剑光相持不下。
如雪花般洒落的法阵碎片之上,是那挥动雷霆剑光,发动必杀一剑的漆黑弓天使。
而在剑光之下,则是举起两柄大小各异的剑刃格挡的钢铁雄狮。
“抵挡住了?!”
漆黑弓天使的驾驶舱中,拉米娅震惊地看着与漆黑弓天使僵持不下的钢铁雄狮。
竟然有人能够完全抵挡住蜃楼印的攻击?
这怎么可能?
在拉米娅的记忆库当中,能够做到如此程度的只有两人。
其一,便是当初曾与自己一同战斗过的东方尊者。
其二,便是立于星耀之城之上,被世人称为先驱者的男人。
一个女子的故事 征东栋文
而如今,在这个世界当中,竟然还出现第三个能够抵挡住蜃楼印的人?!
“轰!”
漆黑弓天使羽翼暴涨间,其手中的光束剑竟爆发出一股混沌火焰,将长牙狮零式的剑刃强行震开后,直接后撤,不再与长牙狮零式纠缠。
如此果断的撤离,让雷明凯大为意外。
星客大时代 清山映寒
“凯!追!”
零式追击心切,却没想到还没有等它动起来。
之前和漆黑弓天使的蜃楼印硬对硬过招的两柄剑刃忽然碎裂,带着众多碎片从钢铁雄狮的背后滑落,翻滚地着坠落在下方的山谷当中。
“现在的我们,恐怕没多少余力追击了。”
雷明凯或许有些遗憾,但也没纠结多少。
“什····什么?!”
零式的惊诧声中,一阵失重感忽然袭来。
原本承托着长牙狮零式,任其翱翔在蓝天之上的光翼竟步上了剑刃破碎的后尘。
碎片崩落间,长牙狮零式一头朝着下方的山谷栽了下去。
“要掉下去了!凯!快想想办法!!”
“冷静!我来控制!”
雷明凯的动作很迅速。
光翼完全崩散的瞬间,雷明凯便利用长牙狮零式颈部下方的榴弹加农炮开火时所产生的后坐力,快速地调整长牙狮零式坠落时的身体平衡。
然后,在身体再度维持平衡的瞬间,一股微光悄然升起,宛如一道小平台那般将长牙狮零式稳稳地托在离地百米左右的空中。
“呼!好险!”
雷明凯成功地稳住机体的结果,让零式不禁地松了口气。
“战斗,还没有结束!零式。”
相比于松了口气的零式,雷明凯的目光始终都未曾离开过漆黑弓天使。
哪怕在刚才那副稍有迟疑,便会让长牙狮零式在山谷中砸出一个大坑的紧急情况下,雷明凯都依然在注意着漆黑弓天使的动向。
长牙狮零式的坠落也许只是眨眼间的功夫的事情。
要是漆黑弓天使有心想要追击长牙狮零式的话,机会还能够捉住的。
可随着长牙狮零式稳住身体平衡,断裂的剑刃与光翼根部再度泛起微微光芒,隐约间开始自我修复之际,漆黑弓天使却依然不为所动,只是悬浮在巨蛋之前,注视着长牙狮零式的一举一动。
俨然一副你不过来,我就不过去的模样。
这让雷明凯有些琢磨不透。
方才那一言不合便开打,抬手就是大杀招的你死我活,难道是一场梦?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MISS.L。祂似乎有些情况。你那边情况如何?”
重生之仙臨天下 莫竺軒
一道来自巨蛋内部的消息让拉米娅停下了动作,久久未曾发起追击长牙狮零式的行动。
“祂,发生了什么事?MR.K。是苏醒了?”
现在巨蛋的内部,那个被拉米娅称为祂的少女还远远未曾到达苏醒的地步。
那回荡在苍穹当中的歌声,只不过是祂在沉睡当中无意识的本能行为而已
“不!我并不知道是不是苏醒了?只是,祂刚才睁开了双眼,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鲁路修的声音似乎有些急切,同时一副画面中央有着一名灰发少女仰望星空的照片更是随之被传送到了漆黑弓天使的屏幕上。
那张照片的出现,顿时让拉米娅改变了主意。
“我现在立刻返回!”
巨蛋当中,
那宛如镜面的海面边上,鲁路修将通讯器关闭后,微微地舒出了一口气。
“刚才,还真是千钧一发啊!要是你这样就失败了的话,那我可就头疼了。”
原来,鲁路修的紧急联系竟然是为了给雷明凯打掩护?!
难道说,那个祂的异动是鲁路修的原因所导致的?
不!
鲁路修没有任何办法去影响到祂的存在,甚至连踏上那镜面的海面都无法做到。
刚才那一张照片的出现,只可以用巧合这个词语来形容。
站在海边,注视着祂有一段时间的鲁路修怎么都没有想到,像是精致的人偶般,坐在海面中央,静静地唱着那首被拉米娅称为回归原初之地的歌谣的灰发少女竟会抬头,仰望那片陌生星空的瞬间。
要不是鲁路修突然灵机一动,将其拍下的话,恐怕还不能如此轻易地将拉米娅给喊回来。
巨蛋之外,突然消失的漆黑弓天使让雷明凯和零式愣了愣。
“走了?!”
独宠
“走了。”
雷明凯想了想,只能给出这么一个推测。
“恐怕眼前这颗蛋里面发生了什么吧?”
零式的全息投影晃了晃,也默认了雷明凯这个推测。
放眼当下,能够让拥有如此惊人战力的漆黑弓天使丢下敌人,迅速返回的原因,恐怕就只有巨蛋内部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
零式顿了顿,缓声问道:
“那么,我们怎么进去?”
这问题到底难倒了雷明凯。
“先过去看看吧!趁现在这周围没有那些烦人的苍蝇!”
由于刚才长牙狮零式和漆黑弓天使的战斗所带来的的影响,以他们的战场为中心,向外扩展3公里左右的范围内已经没有了那些古老厄祭的身影了。
这,也正好给雷明凯近距离观测那层蛋壳的机会。
说到做到。
雷明凯还没说完,有些心急的零式便控制着机体从山坡上一跃而下,飞快地接近那层蛋壳。
半小时过去了。
围着那层蛋壳转了好几圈的长牙狮零式突然挥动前爪,朝着那层蛋壳拍了下去。
“滋啦!!”
一阵闪电竟随着长牙狮零式的前爪挥下而暴躁地在狮爪与蛋壳之间来回地跃动,并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啸声。
“找不到进入的地方。”
长牙狮零式低下头看了看前爪间的闪电后,一边甩动前爪,一边不爽地抱怨着。
“这,恐怕是一道次元断层吧!”
越是接近这层蛋壳,雷明凯心中的记忆也越发地清晰。
眼前的这层蛋壳,已经与雷明凯记忆当中的那部经典作品中所出现的巨蛋渐渐地重合在了一块了。
“不会孵化出那东西吧?”
一想起与记忆中那颗巨蛋联系在一块的东西,雷明凯顿时感到莫大的压力。
如果说漆黑弓天使是强大的敌人的话,那么与那颗巨蛋有着密切关系的事物必然是长牙狮零式目前难以抗衡的存在。
那……
—————
可是能够调律世界,重塑时间的至高存在!!
“零式,别有所保留了!要不然……”
“要不然,我们都完蛋,对吗?”
雷明凯翻滚不已的思绪早已被长牙狮零式察觉了。
只是,在雷明凯开口之前,零式还不好主动开口。
“是的。我们都得完蛋。如果,这巨蛋里面的东西就是那样东西的话……”
“嗷……”
长牙狮零式喉咙中滚动着一阵阵低吼,似是在响应着雷明凯的说话。
随即,站立于巨蛋之前的长牙狮零式缓缓退出一段距离后,注视着巨蛋的目光渐渐地变得凌厉间,那还处于自我修复状态的剑柄忽地加速了起来。
本来还缓慢有序地修复着剑刃和光翼的微光像是疯了一般,蜂拥着涌向长牙狮零式的背部。
眨眼间,一团以无数微光凝聚而成的光团赫然出现。
“吼!”
这是光团在迅速增长时,给长牙狮零式带来沉重负担时的吼声。
“凯!你可想清楚了!!这一击在发出之前,我是无法移动的!只要这个时候,有那么一只小蟑螂出现,不但会前功尽废,还有可能会让你我一同受到牵连!”
为了破开这层疑似的次元断层的力场,长牙狮零式运用至今为止所积聚的全部能量爆发出一击!
一击足以劈开眼前力场的恐怖一击!
只是,在这个期间,长牙狮零式是无法移动的,同时更是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做吧!零式。我们,别无选择!”
关于巨蛋的记忆逐渐复苏,雷明凯越发不敢赌。
不管这个巨蛋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不是那玩意?
静待结果,都必然是一个最坏的结局!
因此,选择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嘿!你还真敢赌啊!凯!”
零式嘿嘿一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归根究底,零式心里也是与雷明凯所想的一般。
不管结果如何,静待结果的出现都只会是最坏的结局。
只有主动出击,才能够掌握那一丝主动。
“吼!!!”
万兽之王的怒吼瞬间响彻群山,将退出数公里之外的古老厄祭惊动了。
可这些古老厄祭却似是畏惧漆黑弓天使的存在,迟迟不敢朝着巨蛋前进半分。
帝玄天 暮雨尘埃
“哈哈!那些小东西难道说还没发现那机体已经跑了吗?”
零式一边不断地激发着自身所有能力,一边哈哈大笑。
“我不知道!但,现在我们必须专心一点!”
雷明凯很想回应这个问题,但在他心里面,却隐隐觉得只要说出那么一丝赞同的话语,就像是会如同众多立下FLAG的前辈那般,在迎接胜利的前一刻遭受反噬。
“咔···”
“咔···”
重生八零農村媳 宇宇
汹涌的能量从长牙狮零式的体内不断地被激发而出,其所凝聚而成的能量风暴肆意地宣示着自身的存在,在长牙狮零式周遭形成了一股骇人至极的暴风。
每一阵暴风的席卷,都必然会将周围的大地撕裂,
将周围的山石崩碎,
更在顷刻间将那翠绿茂盛的树林化为飞灰。
“吼!!”
猛兽的咆哮越发地痛苦,但却也越发地畅快。
那团凝聚在长牙狮零式背部的光团迅猛成长,几个呼吸间便从椭圆增长到长方形,更从长方形转而凝聚成了一道···剑胚!
剑!
是剑!
便是剑!!
万兽之王的咆哮声中,那巨大的剑胚猛然破碎,露出了长牙狮零式倾尽全力所凝聚而成的无双剑刃。
虚空斩!
在那崩解的剑胚余光中,雷明凯的心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这个从来未曾在任何一个索斯机械兽作品当中出现过的名字。
“嘿!吓到你了吗?凯!这是本大爷的新杰作!集合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所拥有的一切所凝聚而成的剑装!”
那是一柄看似平平无奇,但却在目光触及之间,仿佛能够从那似是透明,却又有着无数来自异世界的画面浮现的巨大剑刃。
雷明凯的目光每每触及那道剑刃的瞬间,总有一种难以自拔,下意识地想要沉溺其中的错觉。
“零式你自己弄出来的装备吗?”
“哼哼!那是当然!不然,你以为依靠我们故乡世界的力量,能够将这该死的蛋壳给敲破吗?”
零式得意地低吼了一声。
“那么,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全力一击!”
“吼!”
剑刃划动间,虚空破碎,散落了一粒粒异世闪光,为再度迈步,朝着巨蛋前进的钢铁雄狮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轻纱。
此刻,巨蛋之内,刚刚回到巨蛋内部,站在海边观察那灰发少女情况的拉米娅还没有来得及向鲁路修询问清楚情况,一股莫大的危机感猛然罩下。
“不好!有人在打破结界!!”
拉米娅惊呼一声,便消失不见,留下鲁路修独自一人站在海边,与那灰发少女作伴。
“真是惊喜不断啊!”
鲁路修看着从拉米娅消失的位置翻滚而过的残叶,嘴角微微地翘起了。
流光飞掠,再度从巨蛋内部飞出的漆黑弓天使还没有来得及观察周围的情况,一道惊天动地,似要毁天灭地的剑光竟迎面砍下。
这一击,刚刚从巨蛋内部飞出的漆黑弓天使无从躲避。
能够做的,便是迎击!
全力迎击!!
漆黑羽翼暴涨,一根根生化羽翼散落间,漆黑弓天使双手光辉充盈,弓箭赫然在手。
“LIMIT,解除。CODE,输入···!”
生死之间,拉米娅不顾攻击来自何方,直接将自身所能爆发的力量尽数灌输到光箭之中。
“上吧!粉碎敌人!幽炎凤凰箭!!!”
顷刻间,火焰焚空,凤啼惊霄。
卷起焚烧苍天的滔天烈焰的火之凤凰从弓天使所射出的幻影之箭上凝聚而出,朝着那道破开虚空,直劈漆黑弓天使的剑光冲了上去。
这一刻,天地变色,万物俱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