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0h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第七百六十九章 大明走向新時代讀書-y7k6p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黄昏走后,姚广孝看向张定边,“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张定边低声念了一句佛号,率直道:“是有点,其实当下大明真的很好了,论疆域之辽阔已不输汉唐,犹在其上,论民生之富足,也不逊富宋。在这样的局势下,大明其实只需要再做一件事:解决瓦剌和兀良哈,接下来便能有百年安生,可为何还要盯着遥远的澜沧王国,我要没看错的话,永乐陛下大概还想打下西域来经营,可这一步棋真的好么,盛唐也打了西域,但后来的结局如何,我们都知晓安西都护府的始末——距离大明太原,根本没法数十上百年的完全掌控。”
姚广孝颔首,“确实,大宋不提,有心没力,甚至连心都没有,对西域那边根本没有丝毫想法,元朝么……倒是能打,也打得很远,但仅仅是打而已,打而不治,凭何谓武功?”
豆腐老婆好勾人
回歸之開局 不要太燙
实际上当下的汉人对元朝的认可感很低。
没有多少人会因为元朝打得够远而自豪。
顿了下,姚广孝笑道:“如果我大明既有大唐的武功,又有大宋的经济,在这样的局势下,难道经营不了西域?”
张定边若有所思,“当下大明,比大宋更富裕么?”
他没接触过户部,不太了解。
姚广孝笑了笑,“也许当下还没有大宋富裕,不过最多十年间,大明就将在经济上赶超大宋,当然,我不是指国库里的钱。”
实际上,此刻国库里已经空了。
或者说,这几年大明的国库就没有富裕过,基本上有钱就被朱棣拿来用了,包括郑和下西洋赚的钱,也花了个精光。
衡量一个国家有钱没钱,国库是一个重要指标。
比如历史上著名的文景之治,国库里堆放的那些钱币放的年数太久,串钱的绳子都腐坏了,那时候的汉朝很有钱。
但当下大明,绝对比文景之治时的汉朝更让人憧憬。
在时代商行的带领下,在朱棣的默许下,民间经济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姿态,加上应天、顺天两座扶摇会馆的人才支持,各行各业的进步大家有目共睹。
起极陆
远的不提,就说时代商行之前成立的“电力商行”中,有位来自西洋的人才就在今年通过长久的实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改进了灯泡,发光灯丝不再采用蒸馏过的竹子,而是用一种加入了特殊材料的金属材质。
用得更久,光也更亮。
当然,还需要再改进优良。
不过仅这一项手笔,时代商行又得大赚一笔。
而随着医疗改革司的举措,大明的人口在这一两年已经呈现井喷,新生儿存活率大增,成人因为伤寒等疾病暴毙的比例也大幅度下降。
一个国家国库虽然空虚,但它的人口数巨大,民间有钱,这样的国家不富裕?
——————
藏富于民!
何况大明如今全力发展火器,打仗也丝毫不惧。
所以这样的大明,要治理比大唐大汉更为宽广的疆域,并不是难事,只要能度过各种阵痛,姚广孝确信,大明会如黄昏说的那般,在数百年之间,都会是这片天空下的日不落王朝。
變身歧路 水月傾城
张定边其实也了解大明的进化,还是有点担心,“你方才示意黄昏,可以把纪纲弄出大明疆域去,这点我赞同,毕竟现在确实缺乏人手,但黄昏似乎并不苟同,况且汉王和赵王,这两位若是离开京畿,中央政权对他们的管束、制约影响力不够的话,岂非变成又一个靖难。”
姚广孝笑道:“纪纲么,黄昏大概是必杀他才能安心,至于那两位……不要小看陛下,汉王和赵王若是离开京畿,去交趾、八百大甸各掌一方的话,陛下肯定会强化军政分离的措施,也就是说,汉王和赵王有政事自治、自决之权,但绝对不能干涉军队,而地方军权依然被中央集权制管辖着的话,汉王和赵王折腾不起浪花来,当然,还有个问题,就是距离太远导致信息的延迟,所以要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黄昏继续为大明奋斗,想必黄昏也会这么做的。”
张定边沉默了。
许久,才叹道:“总感觉这大明天下,是被黄昏和永乐陛下两个人拖着向前的。”
姚广孝颔首,“这不是感觉。”
是事实。
哥妹需要妳的愛
尤其黄昏,他给大明带来的变化,是古往今来未有的,是以往不敢想象的,姚广孝甚至想象不到,黄昏百年之前,大明会变成何等模样。
也许那一天,这片神州上,真的会有黄昏说过的那种铁鸟穿白云神机过万山的画面吧。
……
……
出了建初寺,黄昏去了一趟时代商行总部。
沈熙礼不在。
黄昏将其他几个负责人喊到一起开了个碰头会,部署“电力商行”的事情,当下的电力商行主要还是和顺天的工坊一起合作,处于研发设备阶段。
不过钨丝灯泡的出现还是让他很惊喜。
永乐七年后,他回过应天,当时布置成立“电力商行”后,就将相关人才汇聚到一起,提出用铜丝之类的作为灯泡的灯丝。
然后提出方案,要使用特殊材料让灯丝具有长远使用性能,因为现在还没元素周期表,所以黄昏只能隐晦的提出用特殊材料,关于钨这种元素,黄昏其实也不懂,所以还是交给专业人士。
别说,还真被一位西洋人才给弄了出来。
说难很难。
说不难,其实也不算太难。
毕竟知道要加入什么材料,难点在于如何得到钨,以及不断的实验,好在有钱,那么一切都好办——用人力财力和时间来堆出来就是。
只要能找到钨、生产钨,一切都不是难题。
而灯泡的进化中,抽真空这方面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句,当下的灯泡并不比后世的白炽灯差多少了,而电线杆因为水泥的出现,早就解决了技术难关。
只等顺天那边解决了输送问题,就可以在两座京畿全线铺开线路。
铺线只是最简单的技术。
最难的还是在于顺天工坊那边,能否研发出水力发电的相应设备,变压器反而简单,按照黄昏的预估,大概还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真正建立水力发电站。
但不影响提前做好电力方面的工作。
铺线、建立大坝。
建立大坝之前,预留发电室。
就这么简单。
所以黄昏提出要在整个应天铺线路后,时代商行的几个负责人都口瞪目呆,毕竟东家这意思是时代行行出钱,而且短期内不会有任何收益,要达到整个应天入夜之后,不仅权贵富贾家要亮若白昼,就连所有的街巷上,也要有灯火辉煌。
这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但黄昏的态度不容置疑,时代商行的人只能照做,并期望着那一日。
那是真正的日不落城市啊!
电力商行的人,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干劲。
人间人,千千万。
总有那么一些人,有那打造举世辉煌的梦想,也总有那么一些人,怀揣着理想,想要为这盛世贡献一生的青春和热血。
这样的人……时代商行很多。
这样的人……大明千万里江山,这片锦绣神州里,更多!
人间不止一个黄昏。
还有无数人,等待着黎明。